他們最近的表現令人陶醉。同上,他們的表現不那么出色。人們越來越擔心錯過比賽,因為這些集會似乎勢不可擋。

但是,在其他人爭相加入Inphi(納斯達克股票代碼:IPHI),KLA-Tencor(納斯達克股票代碼:KLAC)或FormFactor(納斯達克股票代碼:FORM)之類的半導體名稱之前,他們希望喘口氣,然后退后一步。推定夸大了這些公司的上行空間,而欣快感掩蓋了它們的風險。

投資者押注變革

數字令人印象深刻。得益于過去一個月的24%上漲,FormFactor的股價今年迄今已上漲44%。應用材料公司(NASDAQ:AMAT)的股價在過去一周中上漲了13%。KLA-Tencor股票近來才有新生命,在過去幾周內上漲了15%以上。自2019年底以來,萊迪思半導體(NASDAQ:LSCC)的股價已經翻了一番。由于最近的收購要約,Inphi的股價在過去一周中上漲了近30%,現在全年上漲了100%以上。

半導體行業中來自非主流廠商的收益規模是不尋常的,但總體看漲情況卻并非如此。該iShares安碩費城半導體ETF(NASDAQ:SOXX)-后者持有大量股份高通公司(NASDAQ:QCOM)和英特爾(NASDAQ:INTC)-創出近期的新高紀錄,擺脫了二月/三月栽倒坐在其目前年初至今股價上漲了33%。

上漲步伐的推動力主要是投資者對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現在正式成功競購美國總統職位的態度。而總裁唐納德·特朗普一直強硬對中國的貿易和一般unsupportive國際并購的,投資者押注總統當選人拜登將向著這樣的并購交易更包容。

交易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從表面上看,這不是一個壞選擇。特朗普總統在2018年有效阻止了高通和博通(NASDAQ:AVGO)的合并,理由是人們擔心這種交易最終將使中國在移動技術領域處于全球領先地位。總統還破壞了一些小規模的交易,例如中國對美國軟件公司StayNTouch的收購,他對中國的TikTok與美國公司Oracle和沃爾瑪之間的三方交易的條款做出了規定。

然后是特朗普對技術的限制,使得與中國實體的伙伴關系難以實現。廣義上講,總統不希望該國利用中國制造的互聯網硬件。盡管拜登沒有提供有關他與中國的貿易關系計劃的細節,但如果沒有別的話,他將比特朗普總統好斗且組織得更好。那是一個開始。

認為喬·拜登(最后)對中國的挑戰可能不如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那么強的投資者,但是,他們可能想再考慮一下。《華爾街日報》在9月份承認,拜登的政策計劃似乎與特朗普的計劃非常相似,這一觀點得到了其他人的重申。

拜登還在9月明確指出美國公司所擁有的知識產權被盜竊:“問題不在于貿易逆差。問題在于它們正在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他沒有錯,但是有效地解決這個問題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唯一肯定的答案是禁止美國公司使用中國的技術組件,反之亦然。不過,這是從半導體貿易中撤出的一步,因此拜登實際上可能擁有也可能沒有。

錯誤的前提方法

拜登能不能針鋒相對,找到一種方法來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利益,恢復健康的技術貿易,并為跨境收購開綠燈?當然。一切皆有可能。不過,這沒有什么可能,而且這些交易沒有定型的時間越長,近期表現高漲的人越容易回調。萊迪思半導體公司看起來特別脆弱,盡管它并不是唯一一個被過度擴張的公司。

納斯達克(Nasdaq)最近一些最熱門的半導體股票也可能主要是由于對收購的投機,例如最近對Inphi的收購,而不是恢復貿易關系的前景。

如果有的話,投資者希望在民主黨領導的政府領導下為半導體產業注入新的生命,而在該行業較大公司中擁有更多股份,可能會變得更好。無論如何,與較小的同行相比,這些公司更適合進行有意義的交易。這使得像iShares PHLX半導體ETF這樣的控股公司在這里更明智。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