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瑞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阿爾伯特·布爾拉(Albert Bourla)在出售股票的同一天受到了越來越多的審查,因為該公司宣布其當前局勢疫苗取得了積極成果。這一消息使該公司的股價飛漲。

但是阿爾伯特·布爾拉的這項交易合法嗎?這就是他遭到批評的原因,以及他在公司的歷史背景,薪水和凈資產。

輝瑞公司首席執行官Albert Bourla于11月9日出售了一半以上的股票

阿爾伯特·布爾拉(Albert Bourla)于11月9日申請出售價值數百萬美元的輝瑞股票。他出售了該公司62%的股份,從而使他凈賺560萬美元。順便說一句,就在同一天,輝瑞公司(Pfizer)宣布了早期數據,表明他們與歐洲制藥公司BioNTech一起開發的當前局勢疫苗的有效性可能超過90%。

這一消息使輝瑞股價飆升,該股當天收盤上漲近8%。但是,伯拉并不是唯一出售輝瑞股票的高管。輝瑞公司執行副總裁薩利·蘇斯曼(Sally Susman)也在11月9日出售了該公司股票。

輝瑞的這次股票出售是內幕交易的一個實例嗎?

輝瑞投資者和其他市場參與者對波拉和蘇斯曼的舉動進行了越來越嚴格的審查。他們指責高管利用好消息獲利。但是,輝瑞公司的一位發言人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澄清說,股票的出售是預定安排的一部分(根據SEC規則10b5-1),其中股票的銷售在股票達到特定價格后或在預定日期自動發生。這是根據Bourla在8月19日批準的計劃制定的。

在利好消息刺激股價上漲之后,這已不是高管們第一次被指責出售股票。在過去的幾個月中,Moderna的高管還一直在出售大量股票。值得注意的是,Moderna還發布了其當前局勢疫苗的有希望的試驗結果。今年,Moderna的股價上漲了300%以上。

批評不僅僅在于高管們在利好消息傳出后不久拋售股票。高管們出售股票的事實使人們懷疑他們對公司的未來以及疫苗的功效充滿信心。但是,故事還有另一面。

高管人員以股票形式獲得大部分報酬,他們經常設定觸發股票出售的定期或預定股價水平。這些交易計劃已獲得預先授權,可以免除內部交易指控的執行官。盡管批評家可能會質疑這些銷售的道德性,但對它們的合法性沒有疑問。

輝瑞公司首席執行官Albert Bourla的薪水是多少?

阿爾伯特·布爾拉(Albert Bourla)于2019年1月1日成為輝瑞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然而,他在輝瑞公司的25年中一直擔任各種職務。該公司2019年的代理報告顯示,從4月1日開始,他的基本工資為165萬美元。2019年,他的薪酬待遇增長了82%,達到約1800萬美元。該配套包括現金,股權和其他津貼。

Fierce Pharma還指出,他的薪水增加不僅是因為他升任CEO職位,還因為該公司超過了用于評估高管現金獎金的所有三個財務目標。Bourla還擁有他的其他優點,例如提前完成了與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對應部門的合并。根據Wallmine的數據,截至2020年2月28日,阿爾伯特·布爾拉的估計凈資產至少為2690萬美元。

阿爾伯特·布爾拉(Albert Bourla)家庭

Albert Bourla于1961年10月21日出生于希臘。他擁有博士學位。獸醫學,并擔任獸醫一段時間。他于1993年加入輝瑞。他有一個妻子和一個女兒。據《國家日報》報道,“在COVID -19大流行期間,與家人共度時光是Bourla的一線希望。”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