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有20家公司加入了“氣候承諾”計劃,這是亞馬遜和杰夫·貝佐斯(Jeff Bezos)在2019年發起的減少碳排放的公共承諾。包括周三宣布的新簽署方在內,有12個國家的53家公司加入。

最新小組中最受矚目的公司是IBM。它星期二宣布了其議程,到2030年實現“凈零”溫室氣體排放。“凈零”意味著所排放的溫室氣體等于被去除的溫室氣體。

為實現“零排放”,IBM到2025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與2010年的排放量相比減少65%,到2025年使用75%的可再生能源電力,到2030年使用90%的可再生能源電力,并使用碳捕集或封存技術。這家計算巨頭說,其他技術可以去除等于其“殘余排放量”的溫室氣體。

自1995年以來,IBM一直在披露其碳排放量,并于2019年成為氣候領導委員會的創始成員。氣候領導委員會是一個國際政策機構,倡導一項計劃,對碳排放收取費用并將收益作為現金付款退還給公民。

加入氣候承諾不會減少IBM的利潤-“一點也不,” IBM首席可持續發展官Wayne S. Balta說。

總體而言,為應對氣候變化和環境可持續性的其他方面而進行的創新代表著一個商機,也將為地球帶來幫助。對經濟有利,對環境有利。這就是可持續發展的本質。”他說。

“我們可以使用數據以及[人工智能]和計算來幫助應對氣候變化。例如,IBM研究部正在使用這些技術來加速發現可能有助于從大氣中清除碳的材料的發現。” Balta說。

周三宣布簽署氣候承諾的其他公司涉及各個行業,包括物流公司Vanderlande;芬歐匯川(UPM),一家林業公司,提供基于化石的材料和產品的可再生和可回收替代品;可重復使用的飲料公司MiiR;江森自控(Johnson Controls),該公司銷售用于調節建筑物內部環境的設備和軟件;冰島食品,一家致力于消除一次性塑料的零售商;和Daabon,生產和加工有機農作物。

已經承諾承諾的公司包括微軟,聯合利華,捷藍航空,優步,Rivian,百思買,奔馳和Verizon。

貝索斯(Bezos)和亞馬遜(Amazon)在2019年9月啟動了《氣候承諾》(The Climate Pledge),以吸引公司公開承諾實現2040年的《巴黎氣候協定》,比該協定的正式2050目標提前了十年。(貝索斯目前是亞馬遜的首席執行官,但他于2月初宣布,他將于今年晚些時候擔任董事會執行主席。)

貝佐斯在《氣候承諾》網站上的一份聲明中說:“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已經處于圈內,我們已經決定利用我們的規模和規模來有所作為。”“如果一家擁有與亞馬遜一樣多的物理基礎設施的公司(每年交付超過100億件商品)能夠提前10年達成《巴黎協定》,那么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

面對員工的公開批評,貝佐斯發布了《氣候承諾》,呼吁亞馬遜減少其碳足跡(以及一些員工計劃走出全球氣候罷工計劃的前一天)。

對于一家公司而言,簽署《氣候承諾》意味著同意做三件事:

測量溫室氣體排放并“定期”報告。

通過“提高效率,可再生能源,減少材料和其他消除碳排放的策略”的組合來“脫碳”運營。

為公司無法在2040年前消除的碳排放購買“額外的,可量化的,真實的,永久的和對社會有益的補償”。

貝佐斯說:“實現這些目標實際上只有與其他大公司合作才能完成,因為我們都是彼此供應鏈的一部分。”“因此,我們必須共同努力,我們想利用自己的規模和范圍來帶路。我們知道這將充滿挑戰。但是我們知道我們可以做到,而且我們必須做到。”

氣候承諾由亞馬遜和全球樂觀主義共同創立,后者是一個政治和戰略咨詢組織,旨在推動采取行動減少全球碳排放量。全球樂觀主義是由聯合國前氣候主管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和《巴黎協定》前首席政治策略師湯姆·里維特-卡納克(Tom Rivett-Carnac)共同創立的。

從廣義上講,公開的意圖聲明是有幫助的。哥倫比亞法學院的環境律師兼教授邁克爾·杰拉德(Michael Gerrard)告訴CNBC:“這些自愿的承諾有助于使公司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是的,企業承諾,以具體行動和報告,他們可以被追究責任在創造真正的變化是有用的,”Tensie惠蘭,在業務的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和紐約大學斯特恩中心的可持續發展業務主任教授告訴CNBC做了。“這項承諾的要素,例如到2040年實現零凈排放的廣泛目標,報告,消除碳和碳補償,對于我們需要的轉型至關重要。”

像亞馬遜那樣簽約的公司確實將其置于顯微鏡下。

“盡管僅保證一項并不能保證他們會從環境角度正確地采取一切行動,但這意味著他們受到了審查,因此更有可能致力于推動社會向低碳未來發展,”Dan Esty教授耶魯大學的環境法律和政策告訴CNBC做到這一點。

然而,惠蘭說,氣候承諾也不是萬能藥。Whelan告訴CNBC,“這項承諾與將升溫保持在2度以下的基于科學的目標沒有聯系,也沒有定義公司應如何確定可能導致較弱目標設定的目標。”“公司可以選擇將大部分精力集中在碳補償上,而不是減少排放。”(值得注意的是:“亞馬遜本身已致力于基于科學的目標,”惠蘭說。)

為此,亞馬遜表示“碳補償”只是承諾的一個組成部分。該公司表示:“抵銷或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在業務運營脫碳的同時,發揮了必要的,互補的和至關重要的作用。”盡管“設定以科學為基礎的目標并不需要加入,”氣候承諾鼓勵簽署方加入:“我們認為設定以科學為基礎的目標是最佳做法。”

統一也會使承諾更加有意義。杰拉德說:“如果他們使用統一的衡量和報告方法,它們將產生更大的影響,以便我們知道我們在比較不同公司的結果時正在對蘋果進行比較。”

確實,《氣候承諾》確實將報告格式留給了簽署國。“承諾者應以他們確定的節奏公開報告,并遵循報告最佳做法以實現對利益相關者的問責制,”氣候承諾說。此外,承諾組織還與非營利性慈善組織CDP合作,該組織運行全球披露系統,供投資者,公司,城市,州和地區管理其對環境的影響,并將幫助簽署方與CDP聯系。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