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經濟在第二季度大幅收縮了23.9%,這一數字被市場普遍預期。但是,除了標題印刷外,令市場擔憂的是其計算背后的空白。中央統計組織(CSO)在整理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時面臨巨大挑戰,因為本季度前兩個月的封鎖使得不可能這樣做。

政府官方GDP公布說:“通常的數據來源被商品及服務稅(商品及服務稅),與專業機構的互動等替代方式所取代,這顯然受到限制。”在這種背景下,經濟學家制定了自己的專有指數,可能在衡量流行病的經濟影響時更加可靠。

自大流行以來,最受歡迎的指標之一就是Google Mobility指數,該指數可衡量對不同地點的訪問,例如零售商店,工作場所,公園和交通樞紐。

HDFC銀行首席經濟學家Abheek Barua表示,這些指標可以很好地衡量未來幾個月的預期。“我們和其他人也將流動性指數納入了我們自己的經濟活動指數。這些可以相當準確地反映出不同領域的改進或不足。”

大多數指標表明,6月份的最初改善已在7月份逐漸減少。簡而言之,經濟復蘇是脆弱的。用電和燃料消耗表明了如何才能長期恢復工業產出。

批發價格指數(WPI)通脹是不太可能出現復蘇跡象的指標之一。印度儲備銀行行長Shaktikanta Das在接受電視頻道采訪時說,中央銀行著眼于多個指標,其中之一是WPI通脹。

最近發布的標題數字顯示,生產商距離收回其定價權還很遙遠。這表明需求尚未恢復。

此外,7月份收取的商品及服務稅總收入為8742.2億盧比,比去年同期下降14%。

商業活動的另一個備受關注的指標是電子方式產生賬單的趨勢,根據最新數據,這也表明6月和7月的復蘇步伐并未持續。

4月,5月,6月和7月的電子方式賬單生成分別徘徊在共產前水平的16%,46%,79%和88%的水平,但又回升至80%,這是8月中旬的最新數據根據ICICI Direct整理的數據顯示。

野村證券(Nomura)的經濟學家在8月25日的一份報告中表示:“復蘇仍然不平衡,供給與需求,農村消費與城市,工業與服務的增長較快。”

現在,許多企業表明,被壓抑的需求正在慢慢消退。因此,有待觀察未來幾個月的數據結果如何。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