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的(NYSE:BABA)公司是由反壟斷行為的三重打擊擊中后該股最近暴跌。首先,中國的SAMR(國家市場監管局)因未經批準收購百貨連鎖店InTime Retail而對阿里巴巴處以罰款。

一周之后,SAMR就阿里巴巴的電子商務業務及其使用獨家交易鎖定商家的問題發起了反托拉斯調查。該機構還召集了原計劃于11月上市的阿里巴巴金融科技分支機構螞蟻集團(Ant Group)召開監管會議。

這三擊幾乎抹去了阿里巴巴從2020年以來的全部收益。投資者是否對頭條新聞反應過度,還是SAMR會給中國頂尖的電子商務和云計算公司帶來頭疼?

投資者應該已經預見到了這種情況

CNBC的Evelyn Cheng最近表示,針對阿里巴巴的行動“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乎意料的”,但該案已擱置了很長時間。

SAMR早在2008年就制定了反壟斷法,但這些法規主要針對外國公司,而對阿里巴巴這樣的國內科技巨頭影響不大。但是在2020年初,SAMR宣布將修改這些規定,以打擊國內公司。

4月,SAMR為大型并購制定了更嚴格的規定。11月,它起草了針對價格歧視,針對在線市場上的商家的獨家交易以及強制收集用戶數據的其他規則。所有這些起草的規則似乎都針對阿里巴巴。

同時,阿里巴巴聯合創始人馬云盡管是注冊會員,但并未受到中共的青睞。馬云經常批評中共的政策,據報道,他最近對中國銀行體系的批評導致監管機構暫停了螞蟻熱切期望的IPO。所有這些事態發展對于阿里巴巴的投資者來說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因此,對于阿里巴巴最近的反托拉斯推算,他們應該不會感到驚訝。

阿里巴巴的競爭對手多年來抱怨

根據eMarketer的數據,阿里巴巴去年控制了中國電子商務市場的55.9%,其次是京東(納斯達克:JD)(16.7%)和拼多多(納斯達克:PDD)(7.3%)。

在過去的三年中,京東和拼多多抱怨阿里巴巴利用獨家交易鎖定商家。據報道,在阿里巴巴的天貓上列出產品的商家如果在京東和拼多多上出售相同的產品,將受到降級的列表和禁令的處罰。因此,SAMR對獨家電子商務交易的打擊并不奇怪。

投資者應該關注嗎?

最近的三個發展中的兩個不會對阿里巴巴造成太大的傷害。首先,SAMR只因未經批準的收購InTime Retail而對阿里巴巴處以50萬元人民幣(合76,548美元)的罰款,這對一家預計今年將產生1074億美元收入的公司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

盡管如此,象征性的罰款可能會使阿里巴巴很難擴展實體業務,以補充其電子商務市場,增強其物流網絡,并將更多的購物者束縛在螞蟻集團的支付寶支付平臺上。

螞蟻集團暫停的首次公開募股(IPO)可能會為阿里巴巴帶來大量現金,而阿里巴巴擁有迅速發展的金融科技公司的三分之一。對支付寶的附加限制也可能軟化其對防御它的主要競爭對手,騰訊的(OTC:TCEHY)微信支付。

在2021財年上半年,阿里巴巴持有的螞蟻金服產生了77.2億元人民幣(合11.2億美元)的投資利潤,占其凈收入的10%。在螞蟻金服IPO之后,該股權的價值將顯著上升,但它也獲得了成功。拒絕僅僅是因為發行被暫停。取而代之的是,支付寶可能會與中國的微信支付保??持雙頭壟斷。

唯一可能嚴重傷害阿里巴巴的SAMR舉措是徹底禁止與商家達成獨家交易。阿里巴巴的大部分收入和全部利潤均來自其核心商業業務,而消除這些令人prison目結舌的交易將使品牌可以在京東,拼多多和其他較小的電子商務市場上交叉列出其產品。

阿里巴巴已經依靠較低利潤的業務(例如實體店,直銷渠道,跨境電子商務平臺及其菜鳥物流子公司)來抵消其龐大的淘寶網和天貓市場。新的限制可能加劇這種壓力。

關鍵要點

一些投資者可能將SAMR的行為視為短期阻力。然而,這些行動已經被電報了將近一年,而且該機構似乎在遏制阿里巴巴的增長方面死定了。

阿里巴巴的市盈率是預期市盈率的17倍,相比其今年預計的收益增長37%和明年的預期增長21%而言,估值較低。在這些水平上,該股票看起來很便宜,但在SAMR的新限制最終敲定之前,我們將保持距離,我們可以充分評估其財務影響。在此之前,我們不應該相信分析師的預測-大多數預測是在政府將目光投向阿里巴巴之前做出的。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