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去年年初當前局勢襲擊美國時,投資者不知道該怎么辦。主要股指徘徊了一段時間,在任一方向上都有近10%的波動短暫地成為常態。

股市很快見底并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大富翁。在普500自此飆升約75%,并有大量的已兩倍,三倍,四倍或股票。

過去一年中,價格高昂的成長型股票,尤其是那些具有與大流行帶來的變化相吻合的敘述的股票,表現非常出色。視頻會議軟件公司Zoom和運動器材公司Peloton是幾個大贏家,盡管這些股票的巨額收益現在開始承受一定壓力。

在大流行期間進行價值投資

在大流行期間,用鼻子支付增長的股票并不是擊敗市場的唯一方法。大約一年前,我寫了關于我的股票決定投資于Spirit Airlines(NYSE:SAVE)的決定,當時該股票因對大流行的擔憂而崩潰。那場崩潰肯定是必要的-航空公司的客運量已經下降,而且復蘇需要多長時間以及航空公司是否能夠保持償付能力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對于航空業來說,情況變得比我預想的要糟糕得多。我說:“未來幾個月內需下降70%的可能性在可能性之內。”實際上,到去年4月初,通過TSA檢查站的客運量下降了約95%,但仍比今天的2019年水平下降了約40%。

盡管需求完全崩潰且復蘇緩慢,但Spirit的股價還是超過了標準普爾500指數。該股已從大流行低點飆升了300%以上,但仍比大流行前水平低了很多。

Spirit的表現也大大超過了其他航空公司的股票。自去年3月18日以來,聯合航空公司的股價上漲了約170%,而自該日以來,西南航空公司的股價僅上漲了76%。

當然,我不確定我的Spirit投資是否效果良好。我認為航空公司最終會復蘇,而Spirit的最低國際風險和體面的資產負債表將使其在大流行中得以克服。我讓其他航空公司承擔了更高的債務負擔,因為我不確定他們是否還能幸免。

大流行尚未結束,Spirit的收入仍然深陷蕭條。大流行后復蘇速度慢于預期肯定會抵消該股的漲幅。但我認為,即使在大幅上漲之后,該股票仍然是一個合理的想法,因此我暫時維持。

很多投資方式

去年購買了Zoom之類的成長型股票的投資者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期望該公司表現良好。我買了Spirit的時候,非常清楚公司的業績將是一場災難。兩種策略都有效。

在平時,我可能甚至從未考慮過投資一家航空公司。就像我去年說過的那樣,“我以前從未投資過航空公司,而且我并不特別喜歡這個行業。”但是,Spirit的股票遭到了如此大的打擊,以至于該公司只需要生存就可以進行投資。市場過度下跌,其結果是超出市場的漲幅。

隨著利率上升和經濟從大流行中恢復過來,成長型股票現在正面臨壓力。我的猜測是,購買快速增長的公司股票而不考慮您所支付的價格將不會像去年那樣繼續運作。在大流行期間,謹慎的價值投資獲得了回報,但在大流行后的世界中,由于價格昂貴的增長股票失寵,它的效果可能更好。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