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0月,首輛中國制造的寶馬325i轎車從德國豪華品牌及其合資伙伴華晨集團的子公司華晨集團下屬的一條新生產線下線。

對于標志性的巴伐利亞品牌來說,這是一個里程碑,事實證明,該品牌的汽車在成為世界最大市場的汽車中廣受歡迎。在接下來的近二十年中,這家合資企業是寶馬和華晨的搖錢樹,這是由東北銹帶省政府管理的。

但是本月,華晨公司瀕臨破產,拖欠了65億元人民幣(9.8748億美元)的債務。中國監管機構已對該公司可能違反披露法律的行為展開調查。

華晨和另外兩家中國國有企業的違約行為激怒了投資者,他們稱他們對這兩家公司的一流評級,看似健全的財務狀況和隱含的國家支持的信念遭到了侵犯。

對數十種債券申請的審查以及對華辰公司前雇員和專家的采訪表明,這家汽車制造商如何浪費其擁有鍍金合作伙伴的優勢,卻無法利用其專有技術來開發自己的競爭性汽車。在選擇車型方面存在一些戰略失誤,這嚴重損害了它的發展,而由債務供資的電動汽車擴張為時已晚。

“管理層對于寶馬贏得合作伙伴關系的主要賣點很簡單:作為一家規模較小,實力較弱的中國公司,華晨將遵循寶馬的說法而不會惹麻煩。”當時接近華晨最高管理層的一位人士拒絕透露姓名。事情的敏感性。

上汽集團和廣州汽車集團等大型國有汽車制造商都積極參與了合資企業,并利用外國合作伙伴的專業知識建立了更強大的國內品牌。

華辰及其在香港上市的華晨子公司(也與雷諾汽車集團(Renault SA)有合資企業)沒有回應置評請求。寶馬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

寶馬上周告訴路透社,合資公司的運營“并未直接受到華晨集團付款困難的影響”。這家德國公司已同意在2022年以36億歐元(42億美元)的價格與華晨集團合資,進一步收購華晨25%的股份。華晨集團是由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德國總理默克爾在2018年促成的。

雷諾表示,其合資企業“運轉正常”。

法院已接受華晨債權人的重組申請,該公司擁有4萬多名員工,資產規模達1900億元,其中包括華晨寶馬(BMW)。華晨在一份文件中表示,如果無法重組,它將宣布破產。

方大合伙人(Fangda Partners)駐上海律師樓偉良(Lou Weiliang)說,華晨持有的華晨中國股份的全部或部分股權有可能在重組后出售給第三方,所得款項將用于償還債權人。他說,但在宣布重組計劃之前,還不清楚。

'龍頭'

就在5月13日,華晨高管在與近90位投資者的電話會議中告訴債權人,已經“適當安排”了用于償還下半年到期債務的資金。

總會計師高新剛說,根據路透社的會議記錄,華晨作為遼寧省的“龍頭”汽車制造商,得到了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

但是在9月底,也就是債券違約前一個月,華晨將其所持有的華晨30%的股份轉讓給了一家子公司,這使得債券持有人更難獲得這些資產。

投資者大喊犯規。

上海對沖基金經理金文森說:“畢竟,華晨是遼寧省的大型國有公司,我們認為它們擁有核心資產,包括在寶馬合資公司中的有吸引力的股權。”

華晨寶馬去年銷售了創紀錄的55萬輛汽車,實現利潤76億元人民幣,為華晨公司帶來了18億港元(合2.327億美元)的股息。

在中國汽車業蓬勃發展的早期,華辰本身就是一家具有競爭力的公司,2013年,其中華品牌(“中國”)銷售了超過20萬輛汽車。

華辰公司前高管說:“我們認為我們將成為國內第一家在中國銷售高檔汽車的汽車制造商。”他目前在另一家中國汽車制造商工作。

但咨詢公司LMC的數據顯示,其競爭對手加速前進,而去年中華汽車的國內銷量下降至僅25,270輛,而到2020年前三季度僅為5,312輛。

吉利(Geely)和長城(Great Wall)等中國競爭對手開發了更強大的產品和技術,而國家支持的上汽集團(SAIC Motor)和廣州汽車(Guangzhou Automobile)借助合資伙伴的專有技術而成長。

相比之下,華晨汽車則采用了分散的規劃方法,中型轎車和緊湊型SUV之類的車輛并不互補。

他說:“中華電信沒有系統地計劃其產品。”“這使得他們的產品無法滿足中國快速變化的市場需求。”

MPV DECACLE

大約十年前,華辰聘請的顧問警告說,它反對開發高檔MPV(多功能車)的計劃,理由是競爭,細分市場前景不明朗,以及與通用汽車公司生產的流行別克GL8相比,華辰的技術劣勢。

無論如何,由長期任董事長,港口城市大連市副市長祁玉民領導的華辰仍然批準了華松項目。

一位熟悉齊和華晨管理層的人士說:“齊對自己的計劃太有信心。不同于在汽車行業有著豐富經驗的官員傾向于征求不同部門的意見,齊是自己做出決定的。”

無法聯系到去年退休的齊先生。

去年,華晨僅售出1184輛華松MPV,而通用汽車在中國售出了約15萬輛GL8。

振興華晨投資組合的努力導致了目前的困境。華晨曾表示無法償還的十四種債券在2017年至2020年之間發行,用于償還債務,用于運營資本,為產品升級和兩個工廠項目提供資金。

在一個75億元人民幣的項目中,華晨計劃在今年完成一個工廠的改造,以基于新的汽車平臺,生產10萬輛汽車,其中包括30,000輛電動汽車。

這項投資來不及了,因為在北京削減慷慨的購買補貼之后,中國飽和的電動汽車市場經歷了痛苦的整合。到那時,吉利和比亞迪等競爭對手已經推出了更復雜的電動汽車策略。

前華晨高管說:“華晨錯過了中國品牌崛起的黃金時期,突然之間落后于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

就在8月,與齊玉民無關的華晨副總裁齊凱在一次行業會議上說,該集團計劃到2025年底每年售出約195萬輛汽車,其中包括華晨寶馬合資公司的100萬輛。

分析師稱此目標不切實際。該集團去年僅售出了80萬輛汽車-其中大部分來自華晨寶馬合資公司。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