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2020年的結束,現在是時候考慮應如何構建投資組合以應對來年的挑戰和機遇了。雖然僅僅因為日歷的變化而對投資組合進行批量修改并不是一個好主意,但似乎有少數股票有望在2021年表現強勁。

在新的一年中哪些股票是“必須擁有”的?遭到挫敗的航空旅行公司美國航空集團(NASDAQ:AAL)和醫療保健巨頭輝瑞(NYSE:PFE)可能不會因為尖叫的購買而跳出頁面,但仔細研究它們的潛在價值主張,可以發現這兩個上限股票可能會在2021年及以后成為大贏家。這就是為什么。

美國航空:購買恐懼

可以肯定地說,美國航空是一個逆勢選擇。由于當前局勢引起的全球旅行限制,航空業受到了沉重打擊。將這一點帶回家的原因是,美國航空的2020年第三季度收入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了73%。更糟糕的是,由于全球政府和公司的限制,對航空旅行的需求仍然受到抑制,該公司目前每天要消耗2500萬至3000萬美元。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其高昂的債務負擔。美國航空承擔了導致大流行的大量債務,以更新其主線艦隊。結果,美國人現在的市值約為100億美元,但債務負擔卻超過400億美元。坦率地說,對于大多數價值投資者而言,這并不是一個吸引人的設置。但是,可以說,這片天空的巨人所吸引的不只是眼球。

那么,為什么要購買這家陷入困境,負債累累的航空公司呢?業內人士當前的共識是,到2024年,航空旅行的需求才會恢復到大流行前的水平。反過來,美國人可能必須在接下來的36個月中度過難關,然后才能恢復現金流量為正的運營。一致的基礎。但是在接下來的12個月中,這家龐大的美國航空公司確實有兩個有利的方面:

由于政治和經濟原因,國會和拜登政府極不可能讓這家旗艦航空公司破產。簡而言之,聯邦政府將在必要時為公司提供所需的流動性,以度過難關。實際上,根據CARES法案,美國人已經收到了巨額資金,以使其在大流行高峰期間得以維持生計。

盡管要完全恢復正常可能需要數年的時間,但到2021年中至下半年,對航空旅行的需求應會從目前的水平急劇上升。到第一季度末,畢竟可能會有四到五個西方開發的當前局勢全球各地流通的疫苗。實地,全球旅行限制應在所有重要的夏季開始之前放松。

底線:大流行之后,美國人無疑將花費數年時間來修復其資產負債表。但是最糟糕的情況應該是到明年年中,如果不是更早的話。而且華爾街很少注意到美國這樣的知名品牌的反彈故事。因此,在2021年全年,這支遭受重創的航空公司股票應表現良好。

輝瑞:有希望的增長和紅利游戲

輝瑞可以說是2021年“必須擁有”的股票中的另一個奇特的選擇。畢竟,就其在全球范圍內的總資本回報率而言,這家制藥巨頭已經落后于更廣闊的市場以及生物制藥行業。過去的二十年在此期間它表現欠佳的原因是,無休止的專利過期組合受到不利的影響,以及管理層對通用競爭提出的各種挑戰做出了蝸牛般的反應。

不過,輝瑞終于看起來已經接近拐點。原因是在過去兩年中,這家制藥巨頭一直在忙于通過重新包裝表現不佳的細分市場(如消費者保健和品牌外的傳統產品)來簡化其運營。隨著新的十年的到來,這些精明的業務發展舉措將使更新的增長產品(例如乳腺癌藥物Ibrance,血液稀釋劑Eliquis和ATTR心肌病藥物Vyndaqel)更加光彩照人。

實際上,輝瑞公司預測,在2021年至2025年期間,其收入的復合年增長率將為6%,這甚至不包括其突破性的當前局勢疫苗的潛在收益。而且,輝瑞公司的股票目前的市盈率為前瞻性市盈率的12.5倍,并且為大型制藥股提供了相當可觀的股息收益率。

總而言之,這家大型制藥股似乎有望在2021年取得成功,這要歸功于其出色的增長前景,引人注目的估值以及出色的股息計劃。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