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GameStop(紐約證券交易所股票代碼:GME)令股東大跌眼鏡,因為投資者試圖理解相互沖突的趨勢,這有可能將其推升至新的高度或完全摧毀其業務。GameStop的股票今年開始時約為6美元,但在當前局勢的初期就暴跌,在4月初跌至3美元以下。然而,由于新一代游戲機的到來,激進投資者的參與以及對經濟重新開放的預期,視頻游戲專家的股票從去年夏天開始上漲。

截至2020年,GameStop的股價為18.84美元。它在本周早些時候繼續翻番,從周二的收盤價19.95美元飆升至周四收盤價的39.91美元。該股在周四的盤后交易中進一步上漲,表明有進一步上漲的潛力。

短暫的擠壓可能推動了GameStop本周的大部分漲幅。遺憾的是,GameStop的基本前景無法證明其當前估值合理。

三則新聞

GameStop上周發布了兩個重要公告。首先,它表明在兩個月的兩位數下降之后,兩個月的假日期間可比銷售額增長了4.8%。不過,這并不是特別好消息。由于商店關閉和供應緊張,11月至12月的總銷售額仍同比下降3.1%。此外,GameStop此前曾報告稱,11月的代幣銷售量增長了16.5%。這意味著12月的補償可能為負。

其次,GameStop任命了耐嚼的創始人瑞安·科恩(Ryan Cohen)和他的兩名合伙人加入董事會。去年,科恩(Cohen)的RC風險投資公司(RC Ventures)建立了該公司的大部分股份,并一直在推動該公司轉向電子商務和其他數字計劃。鑒于Chewy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GameStop股東很高興看到Cohen和另外兩名前Chewy前高管加入董事會。

第三,據報道,致力于做空的最大對沖基金之一正在削減其許多頭寸。以GameStop為首的許多嚴重短缺的公司的股票已經上漲。截至12月底,該視頻游戲零售商的空頭股票為7100萬股,略高于其總股本7000萬股。

本周,GameStop的巨額人氣看起來像是經典的短暫擠壓。隨著股票的上漲,做空該股票的投資者損失越來越大。有些人可能被迫增加資本或通過購買股票來補倉。賣空者大量購買GameStop股票推動了它的走高,迫使其他賣空者補倉。(沖洗并重復。)

短暫的擠兌通常與高交易量有關。可以肯定的是,周三和周四的總交易量超過2.3億股,相比之下,上周的每日平均交易量不到700萬股。

長期挑戰仍然存在

GameStop的收入在過去兩年中急劇下降,從2018財年的83億美元下降到2020財年的50億多美元。因此,該公司在2019財年幾乎沒有盈利(不包括特殊項目),并且有望實現增長造成2020財年的巨額虧損。盡管分析師預計收入將在2021財年有所回升,但他們并不認為GameStop會恢復盈利(平均而言)。

根本問題是數字游戲下載量的增長正在中斷GameStop的核心業務。在2018財年,該公司一半以上的收入來自其軟件銷售,近三分之二的毛利潤來自軟件銷售。然而,消費者越來越多地在線購買游戲并將其直接下載到其游戲機上,從而完全繞開了零售商。

一些發燒友仍然喜歡實體游戲,可以將其借給朋友或在GameStop等視頻游戲零售商處進行交易。但是數字下載往往更便宜,更輕松。對于主機制造商來說,它們也更有利可圖。索尼和微軟都在出售其新游戲機的便宜的全數字版本,以促進其數字下載業務的增長。因此,物理視頻游戲市場-GameStop的生硬黃油-呈長期下降趨勢。

必然會冒出一個泡泡

新董事會成員賴恩·科恩(Ryan Cohen)認為,通過將自己重新打造為像Chewy這樣的數字優先零售商,GameStop可以恢復強勁的增長。如果這是真的,GameStop股票的近期漲勢可能會繼續。畢竟,該公司的市盈率仍約為銷售額的0.5倍。

但是,游戲市場和寵物用品市場卻大不相同。GameStop不再具有任何用途。在大多數情況下,主機制造商,游戲發行商和消費者最好使用數字發行來減少中間商。

GameStop的結果可能會在未來幾年內有所改善,因為它將從控制臺升級周期,成本削減和經濟重新開放中受益。但是與現在的高價相比,它不會賺太多錢。幾年之內,銷售和收入可能會陷入絕境。種種跡象表明,GameStop的股票不久就跌回了地球。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