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銀行也一樣,其首席執行官薪酬也是如此。

至少,這是美國四大銀行最富麻煩的動態,富國銀行(NYSE:WFC)。去年,該公司向領導者查理·沙夫(Charlie Scharf)支付了超過2030萬美元,其中包括基本工資和獎勵金。這比他上任的2019年的2300萬美元有所下降。

富國銀行繼續落后于其同行集團。盡管盡管第二季度撥備了沉重的第二季度,其他主要銀行仍設法扭虧為盈并保持了全年的股息,但富國銀行卻發布了自2008年以來的首個季度凈虧損。它還削減了80%的股息,削減了股息從之前的0.51美元升至每股0.10美元。

公平地說,并不是富國銀行的所有斗爭都可以放在沙夫夫的腳下。這始于2016年的爆炸性啟示,當時有數千名銀行分支機構的員工為現有客戶創建了數百萬個未經授權的帳戶。

這是為了達到該銀行激進的銷售目標而產生的反效果。該公司仍未從聲譽受損中恢復過來。

2018年,美聯儲為銀行設定了1.95萬億美元的資產上限。有了如此嚴格的上限,富國銀行就沒有像合適的貸方那樣發展業務的空間。盡管有猜測稱該上限很快就會永久取消,但在該上限下運行了這么長時間卻使該公司落后于表現較好的同行。

雖然并不是富國銀行的所有禍患都是他的錯,但沙夫必須為該銀行的持續疲軟蒙受打擊。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