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際交易所(NYSE:ICE)在2020年表現出實力。市場波動加劇,加上歷史上較低的利率使抵押貸款活動增加,并使該公司的新抵押技術領域受益,它的收入和收益均得到了幫助。這個過去四年來一直在增長的新領域,專注于解決美國住宅抵押貸款市場的低效率問題。

但是,該公司面臨對其數據服務業務的潛在監管威脅,以及來自該新交易所“會員交易所”的日益激烈的競爭。在涉足ICE之前,您應該了解以下幾點。

長期穩定的增長

ICE在以一致的速度增長收益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自2006年以來,該公司的調整后每股收益(EPS)的復合年增長率為17%。到2020年,其總收入和稀釋后的EPS均增長16%,表明其持續出色的盈利增長。

ICE經營三個不同的細分市場。其中之一是其交易所業務,其中包括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泛歐交易所和紐約交易委員會。該部門同比增長10%,達到36億美元。另一個是固定收益和數據服務,增長了3%,達到4.5億美元。

管理層對公司進軍抵押貸款市場最為樂觀。ICE的抵押技術業務是一個新的報告部門,其收入比去年增長324%,到2020年達到5.95億美元。到年底,這一新領域已占公司總收入的近10%, ICE在2019年僅占3%。ICE于2018年收購了MERS,2019年收購了Simplifile,而Ellie Mae則進入了抵押貸款市場,這是2020年的大型收購。Ellie Mae是一家處理抵押貸款申請并提供服務的公司使用軟件即服務(SaaS)模型。ICE斥資110億美元收購了Ellie Mae,并預計此項投資的內部收益率為10%。

對于ICE來說,進入抵押貸款市場無疑是一件好事。但是,該公司面臨來自SEC法規以及競爭加劇的不確定性,競爭可能影響其數據服務并交換收入流。

對監管和競爭的擔憂

2020年12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做出了一項重要裁決,該裁決將影響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納斯達克等大型交易所。這些交易所向客戶收取訪問私人數據的費用,這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出的挑戰,他們說,公眾應有權訪問增加的數據,例如賬簿深度數據和奇數報價。該委員會爭辯說,它的新規則使股票市場的監管結構現代化,新規則增加了競爭和透明度,同時改善了所有市場參與者的數據質量和數據訪問權限。

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納斯達克已就這些規則起訴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這些交易所認為,SEC“超越了職權”,其計劃“將使股票市場變得過于復雜,并增加了投資者的隱性成本”。ICE的最大擔憂之一就是對其數據收入的威脅。根據資本市場監管委員會的分析,所有交易所從數據服務中獲得的收入從2014年到2019年增長了62%,達到24億美元。對于ICE而言,其固定收益和數據服務部門在2020年創造了18億美元的收入,占其總收入的30%。

對于ICE而言,最糟糕的消息是:該計劃得到了會員交易所(MEMX)的支持,該交易所是由眾多穩定的金融巨頭支持的新競爭對手,這些巨頭包括美國銀行,查爾斯·施瓦布,城堡證券,富達投資,摩根士丹利和Virtu金融。該交易所于去年5月獲得SEC的批準,并于9月啟動,其使命是為其用戶提供成本更低,更透明的交易所平臺。

SEC裁決的結果并不是投資者唯一需要考慮的事情。還必須考慮MEMX對ICE未來收入的威脅。由于ICE的交易所部門占其總收入的60%,因此,如果MEMX從NYSE和Nasdaq獲得足夠有意義的交易量,那么將業務虧損給MEMX就是一個巨大的潛在威脅。

ICE股東可以欣慰地知道,另一個可能成為顛覆者的投資者交易所(IEX),在邁克爾·劉易斯(Michael Lewis)2014年的著作《閃電男孩:華爾街起義》(Flash Boys:A Wall Street Revolt)中也有介紹,盡管該交易所推出后僅獲得了約2%的美國交易量在2016年。然而,MEMX在金融領域的幾位知名人士的支持將使ICE投資者感到擔憂。

一家估值相對較高的公司面臨威脅

自2015年以來,ICE的市凈率一直穩步攀升,目前正接近其五年高位。它的市盈率也很昂貴,也接近近期高點。

毫無疑問,ICE具有數十年不斷增長的收益的能力。它的抵押貸款業務迎來了巨大的機遇,尤其是抵押貸款利率接近歷史低位。抵押貸款的必要性可能已經迫在眉睫,但它肯定會繼續提供巨大的增長機會。但是,我將對MEMX構成的競爭威脅以及SEC對其數據訪問的裁決以及對其數據服務收入的威脅感到沉重。最終,由于股票相對于其歷史看似昂貴,因此暫時的風險大于回報。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