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的頭部波音公司(NYSE:BA)最重要的客戶說,他擔心的是,航空業巨頭將會從737個MAX危機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由航空公司執行移動,波音的最尖銳的公眾斥責之一因為飛機是兩年前停飛的。

在發生兩次致命事故后,波音737 MAX于2019年3月停產,墜機后調查顯示,該公司內部松散的安全文化令人尷尬的細節很多。

波音公司更換了首席執行官,改進了內部控制,去年秋天贏得了批準再次空運737 MAX的批準,但該公司還正在處理其777X計劃的延誤和制造缺陷,這些缺陷暫時中止了787 Dreamliner的交付。

阿聯酋航空主管蒂姆·克拉克(Tim Clark)在接受有影響力的行業新聞來源The Air Current的一次采訪時表示,對問題出了錯的責任在于波音董事會,“這是應該制止的地方。”他說,公司與航空公司之間的未來關系“將取決于他們[波音公司高管]為解決其內部問題所做的努力。”

盡管很少有航空公司高管公開批評波音公司,部分原因是航空公司急于不要讓乘客不信任波音,但私下里他們對波音公司表示了極大的沮喪。

克拉克在接受采訪時說,他認為自己需要大聲疾呼,因為“否則,我們將步入MAX時代,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

阿聯酋航空主要專注于從迪拜樞紐起飛的長途國際航班,它是波音某些更大,國際距離更大的飛機的基石客戶。該公司約占777X訂單的三分之一,但由于飛機推遲到2023年,據說正在考慮將其某些訂單改為其他機型。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