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蘋果電視連續劇的到來,WeWork距離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僅一步之遙,但這是出于正確的理由嗎?該公司的IPO失敗和2019年高管的失敗導致當時的首席執行官亞當·紐曼(Adam Neumann)辭職。2020年2月,他被桑迪普·馬特蘭尼(Sandeep Mathrani)取代。如今,在WeWork的手中進行了反向合并,看來該公司畢竟仍然可以公開上市。

至于Mathrani,他的薪水是CEO級,但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在WeWork首席執行官發生丑聞后,Sandeep Mathrani上任。

Mathrani擔任WeWork首席執行官已有一年多了,但他已經帶頭進行了另一場公開募股。這次是在SPACBowX Acquisition的幫助下。

鑒于近年來其估值的可塑性,Public WeWork股票并不能很好地發揮作用。在該公司的500億美元IPO失敗后,其主要支持者(日本風投公司SoftBank)對該公司進行了控制。與WeWork一起,軟銀向諾伊曼施加壓力,迫使諾伊曼辭去執行職務,這實際上消除了他對初創公司的關注。

僅僅幾個月后,軟銀撤銷了購買30億美元公司股票的計劃,諾伊曼隨后向該公司起訴。諾伊曼能夠保留他的股票(考慮到他在爭議中損失了數億美元),但是軟銀終止了股票購買計劃,這導致他的證券價值縮水。隨后在WeWork裁員數千人。

簡而言之,Mathrani確實是一團糟。目前,該公司聲稱估值為90億美元,不到其2019年評估的五分之一。作為租賃,翻新和轉租辦公空間的協同工作,社交隔離的新常態為公司帶來了巨大的潛力。公司可能會在考慮健康和安全的情況下尋求新的設置。在蜿蜒的道路上,WeWork將不得不彌補很多失地。顯然,Mathrani準備接受這一點。

Sandeep Mathrani擔任WeWork首席執行官的薪水

Mathrani目前在WeWork的薪水是未知的,但是我們可以根據他以前的職務來獲得他的薪酬。2018年,他擔任布魯克菲爾德房地產合作伙伴(Brookfield Property Partners)首席執行官,年薪1400萬美元。很難想象Mathrani會因為WeWork這樣棘手的工作而減薪。

同年,Mathrani擔任了Brookfield Property收購General Growth Properties(GGP)的牽頭協調人,該交易以150億美元的價格成交。Mathrani對巨額交易并不陌生。

Sandeep Mathtani知道如何將公司拉出戰es。

2011年,Mathrani成為GGP的首席執行官。該公司剛剛經歷了第11章的破產程序。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房地產破產案,涉及該公司的160家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馬特蘭尼(Mathrani)成為CEO僅僅七年就將GGP賣出了150億美元的高價。

鑒于Mathrani的歷史,WeWork很有可能在公眾和消費者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然而,在由賈里德·萊托(Jared Leto)飾演諾伊曼(Neumann)的蘋果電視連續劇中,該公司將不得不對抗其受污染的形象。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