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大多數超級碗一樣,將兩種不同的股票進行比較可以得出明顯的賠率。但是有時候,僅憑膚淺的外觀,這樣的搭配并不容易讓障礙。

在Costco(納斯達克股票代碼:COST)與Walmart(紐約證券交易所股票代碼:WMT)的對決中,確實是這種情況。投資者會發現每種優點和缺點都有一些明顯的利弊,但總體而言,兩家零售商在同一行業中似乎具有可比性。

不過,在表面之下挖洞,就會改變。更加細致入微的檢查使沃爾瑪現在成為更聰明的選擇,尤其是三個關鍵的比較脫穎而出。

1.沃爾瑪更具吸引力的估值

這是一種預測股票表現的陳舊,可疑的手段。不過,在市盈率(或市盈率)能說明相對風險或投資者收益成本的范圍內,如果選擇沃爾瑪,Costco的價格實在太高了。Costco股票的交易價格約為今年預期每股利潤的36倍,而沃爾瑪股票的市盈率為預期收益的26倍。

如果好市多(Costco)與沃爾瑪(Walmart)相比以更快的速度增長其最高和最低利潤,那么更合理的估值可能是合理的。但是,事實并非如此。通過這兩項指標,Costco的增長速度都更快,但今年預計的收入增長12%,利潤增長14%(該數字明年分別降至7%和10%),并不能證明P / E是合理的在30年代中期。這為庫存留出了很少的空間以免出現失誤。

2. Costco即將加費

該公司本身既沒有證實也沒有否認,但有傳言說好市多正在考慮提高其倉庫購物俱樂部會員的年費。

不一定是世界末日。自80年代以來,該公司就定期提高會員費,但并未阻止其客戶群的增長。會員費的增加也正好與從股市暫時表現欠佳,但是,根據嘎吱嘎吱數字富國銀行分析師John海因伯克爾。

從這個角度來看,不知道與2017年好市多(Costco)上次提高其年度會費時的情況相比,消費者零售領域的情況有天壤之別也太天真了。亞馬遜正在利用雜貨店的價格優勢,利用數以千萬計的美國Prime會員資格來降低雜貨店的價格。

沃爾瑪還成為當前局勢發起的路邊雜貨店皮卡車比賽的獲勝者,而Costco仍然不提供這項服務。同時,沃爾瑪創建了一種便宜的,基于訂閱的雜貨配送服務,這種服務越來越受到關注。各種各樣的估計使Walmart +用戶的數量在900萬到1900萬之間。

另一個價格上漲可能適得其反,促使Costco客戶試用替代產品。

3.沃爾瑪擁有COVID之后的安可

最后,沃爾瑪現在正在撤消它早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實體零售商早就應該撤消的眾所周知的杠桿。

這些杠桿之一是利用其遍布全國的5,342個地點,而不僅僅是商店。正如首席執行官道格·麥克米倫(Doug McMillon)在第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所解釋的那樣,投資者應意識到公司的“數百個配送中心和履行中心,成千上萬的商店和俱樂部,以至于有如此多的人以混合方式運作,而在這種情況下自動化基于數量,并輔以現場市場履行中心或非現場MFC。”

沃爾瑪現在正在接受這項技術,該技術可從巨大的地理足跡中獲得最大的收益,該技術使至少一家商店在該國90%的人口的10英里范圍內。

零售商現在使用的另一個關鍵杠桿是建立更多的現有客戶關系。基本醫療保健,健康保險,室內技術安裝試驗以及通過與Shopify的合作在Walmart.com上銷售的商品擴大了編排的范圍,這些只是過去幾年沃爾瑪可能無法實現的一些改進。

這些都不是說好市多沒有享受自己的戰略優勢。例如,它也從當地商店提貨和運輸貨物,該公司提供各種保險產品。但事實是,這種不一致的服務清單與沃爾瑪現在拼湊在一起的面向生活方式的投資組合不符。

底線

對于沃爾瑪來說,今年將是艱難的一年。該公司已經在本財年中預留了140億美元的資本支出,而在更典型的一年中大約為100億美元,這將使收益增長受到抑制,甚至比大流行后的放緩可能還要多。的確,分析師們預計今年的每股收益為5.38美元,低于去年的5.48美元。

不過,從更大的角度來看,沃爾瑪正在適應零售業的新常態,它將為今后的努力而獲得回報。Costco通常會像過去一樣繼續做事。盡管這還沒有被證明是有問題的,但是2021年將是真正開始分裂領導者和落后者的一年。至少,這是一個等待觀望的原因,看看Costco如何應對這一新常態。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