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對當前局勢的防護裝備需求推動的航空貨運熱潮達到頂峰。費率雖然仍比正常水平高出50%,但對于依賴貨運收入而沒有乘客的航空公司而言,卻處于令人擔憂的趨勢。

價格下跌可能會對那些爭先恐后地轉移貨物以抵消疲弱的客運收入的承運人造成打擊,因為他們通過使用半空客艙駕駛重新開放的航線來重建網絡。

航空咨詢公司IBA總裁菲爾·西摩說:“提早行動的優勢已經消失,我可以理解為什么某些價格下降了。”他補充說:“市場正被大量的貨運吞沒。”

通常,全世界運送的航空貨物中大約有一半是通過客機的腹部飛行的,而不是專用貨機。

但是,由于差旅需求而導致的航班削減在對口罩,手套和其他防護裝備的需求激增之際擠壓了貨運能力,導致許多航空公司將空客機作為貨機飛行。

根據埃森哲的數據,從5月31日開始的一周,全球航空貨運量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7%,但是隨著客運航班的回升,全球航空貨運量正在上升。

Cargo Facts Consulting的Frederic Horst說,4月和5月從中國到美國的空運價格飆升至每公斤超過7美元,中歐之間的運費超過每公斤6美元。

他補充說,此后價格開始走軟,盡管仍比正常水平高出40%-50%,接近每公斤3美元。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估計,到2020年,貨運將占航空業收入的26%,高于2019年的12%。

這主要是由于旅客收入的急劇下降,這將導致預計的損失超過840億美元。

埃森哲駐新加坡航空主管奧利弗·波洛格曼(Oliver Plogmann)表示,由于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中美貿易戰和衰退條件,航空貨運需求在當前局勢之前一直處于低迷狀態。

他說:“我們估計全球有大約100架客運貨機,我們認為在未來幾周和幾個月內,隨著運力的增加,運貨量將減少,因為運力根本不可行。”

世界最大的貨運航空公司之一的香港國泰航空上周表示,對醫療用品的需求在5月下半月有所下降。

它在五月份乘坐客機進行了近900次貨運飛行,但隨??著需求下降,這一數量可能會減少。

臺灣中華航空公司表示,鑒于全球經濟沒有明顯復蘇趨勢,因此對貨運前景感到擔憂。

分析人士指出,在過去的幾周中,通過空運的PPE(個人防護設備)已經大大放慢了速度,這很可能是因為第二輪可以負擔得起海運費用。

物流集團羅賓遜物流(CH Robinson)表示,通過選擇快速的空運服務而不是空運,幫助明尼蘇達州節省了手術袍運輸費用50萬美元。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