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部位于休斯頓的Axiom Space將全力投入私人空間站的規模化生產,同時還將付費旅客送往軌道旅行,該公司周二宣布獲得新一輪融資的1.3億美元。

Axiom總裁兼首席執行官Michael Suffredini告訴CNBC:“這一輪讓我們能夠在[空間站]模塊的構建中付出重大的代價,并讓我們組建團隊,我們的發展步伐非常快。”

Axiom拒絕就其估值發表評論,但Suffredini表示,該公司現在已“成為獨角獸”的“重點”,這意味著其估值已超過10億美元。這使Axiom躋身美國十大最有價值的私人太空公司。

該公司的最新一輪融資由C5 Capital牽頭,并得到了由凱雷投資集團的戴維·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支持的宣言合伙人(Declaration Partners),以及圣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Moelis Dynasty Investments,TQS顧問,圣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風險投資公司,艾登爾資本(Aidenlair Capital), Hemisphere Ventures和Starbridge Venture Capital。

C5的運營合伙人,前Blue Origin總裁Rob Meyerson也將加入Axiom董事會。

梅耶森在一份聲明中說:“ Axiom Space是太空領域的一支力量,它將成為C5資本投資組合的核心,并增強我們對全球安全前景的愿景。”

Suffredini指出,C5在6月份就與Axiom取得了領先。但是,由于一些投資者努力“湊錢”,直到12月才完成了融資。

他強調,拖延并不是因為“缺乏興趣”。他說,“市場對我們的所作所為感到興奮”,因為它顯然屬于航天工業的新興領域,而許多公司則專注于火箭或衛星。

Suffredini說,Axiom確實討論了上市事宜,特別是因為特殊用途的收購公司已成為尋求籌集資金的航天公司的一種選擇。Suffredini預計,該公司下次尋求資金時將再次評估“公眾與私人”對話。他補充說,Axiom“將在明年考慮兩到三筆收購”,因為它研究了隨著公司發展而增加補充功能的方法。

自2016年成立以來,Axiom現在已經籌集了1.5億美元,執行主席Kam Ghaffarian通過其家族辦公室IBX提供了種子資金。在后者退任國際空間站的NASA項目經理后不久,加夫里安與薩弗雷迪尼共同創立了Axiom。

公理的私人宇航員任務

Axiom的近期重點是,使用SpaceX的“乘員龍”太空船飛行四名私人宇航員。該任務被稱為AX-1,預計最早將于1月份啟動,并將是首次飛往國際空間站的完全私人飛行。

Suffredini說,Axiom計劃將私人飛行宇航員作為其日常業務的一部分,新的資金將幫助“為我們需要購買的東西付款”。

他說:“我們打算每年進行兩次飛行。”

他說,這些任務(每次花費超過2億美元)從長遠來看“確實是物有所值”,Axiom的資金有助于為其客戶和SpaceX建立付款計劃。

Suffredini說:“特別是對于這些航班,我們在其中為某些服務和物品付款,客戶的付款會趕上,然后我們自己償還。”

Axiom的AX-1任務將把前NASA宇航員Michael Lopez-Alegria,房地產投資者Larry Connor,加拿大投資者Mark Pathy和前以色列戰斗機飛行員Eytan Stibbe發射到空間站。洛佩茲·阿萊格里亞(Lopez-Alegria)是飛船的指揮官,康納(Connor)是飛行員,而帕西(Pathy)和斯蒂布(Stibbe)是任務專家。

在太空中建立目的地

Axiom對航天的關注不僅僅限于飛行乘客。該公司正在開發可居住的模塊,這些模塊將連接到ISS并在軌道上自行運行。

加法里安說:“每個人都在制造火箭,但沒人在建造任何目的地。”“很多公司都在建設太空之旅,但是他們會去哪里,特別是當國際空間站退休時?”

Axiom希望今年將其110名員工的規模擴大一倍,到2024年底將達到1,000名員工。該公司還在美國宇航局Johnson Johnson Space附近的Ellington Field休斯頓太空港建立322,000平方英尺的總部。中心。

該公司將首先在肯尼迪航天中心建造一個制造國際高架的高架海灣,在那里建造國際空間站的模塊,然后從那里發展。Axiom的總部將設有裝配區,控制中心,培訓設施,甚至還有宇航員訓練飛行所需的噴氣機的機庫。

鑒于擴大野心的成本,Suffredini預計Axiom將在未來四年內繼續籌集資金。但是,機會代表著“巨大的市場”,加法里安說。

加法里安說:“這不僅僅是在有目的地的地方建造一個空間站。”“無論是制造業,制藥業,私人宇航員,甚至是衛星服務業,各種基礎設施即服務確實是我們正在考慮的模型。”

Suffredini說,Axiom已經開始與其他行業的公司進行對話,其中一些“甚至沒有意識到微重力可以幫助他們”,而另一些則無法使用ISS。包括寶潔(Procter&Gamble)和視網膜植入專家LambdaVision在內的一些公司已經在國際空間站(ISS)上進行了研究。

Ghaffarian說:“我們甚至還沒有想到的某些方面將會出現,就像在互聯網發展初期,我們無法預料到互聯網可以做的一切一樣。”“我們正在建立一個可以建立整個[低地球軌道]經濟或太空經濟的平臺。”

第一步:連接到國際空間站

加法里安說:“成功的公司是能夠盈利的公司,否則它們就無法持續發展。”

Axiom已經開始為其空間站帶來收入,NASA早在2024年就授予該公司一項將一個可居住模塊連接到ISS的合同。這份為期7年的合同的最高授予價值為1.4億美元,Suffredini說除開發外,還包括一旦連接到空間站即啟動和運行該模塊。

Suffredini說:“這是令人興奮的,因為它是世界上第一個商業空間站,我們將與ISS保持聯系。”

此外,NASA還熱切地等待著,航天局指出,Axiom最新一輪的籌款“進一步證明了NASA的商業低地球軌道戰略正在受到關注。”

“資本市場正在做出回應,許多公司已與美國宇航局聯系,就低地球軌道的各種商業計劃與我們合作。”美國宇航局商業航天發展總監菲爾·麥卡里斯特說。“我們仍處于將低地球軌道從政府主導的舞臺過渡到私營部門帶頭的舞臺的早期階段。”

“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們將需要許多公司成功地建立太空可持續經濟。但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麥卡利斯特說。

Axiom Station模塊將有助于增加ISS的實用性和可居住性。Suffredini說,Axiom已購買了模塊中到達時間最長的部分,并“與主要提供商簽訂了合同”,并完成了“早期設計工作”。

“我們參與競爭并最終獲得勝利的這次采購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事實并非與NASA如何提供足夠的資金來進行開發有關-因為如果NASA這樣做,他們最終只會擁有下一個空間站,薩弗雷迪尼說。“如果我們能從NASA合同中賺錢,我們將不會為建立市場而付出很大的努力。”

該公司隨后計劃在2028年下半年分離其Axiom Station模塊,屆時將有20年歷史的ISS退休。但是,如果美國宇航局擴大對國際空間站的使用,薩夫雷迪尼說,在公司建造其他自由飛行的私人空間站時,公理站將保持連接狀態。

Suffredini說:“這個概念最重要的部分是,隨著ISS發生的一切,從政府所有和運營的設施到商業設施的過渡非常順利。”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