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大師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說過:“大多數人只有在其他人都對股票感興趣時才開始。而對其他人感興趣的時候就在。沒有人能買到受歡迎的東西并且做得很好。”

這種情緒再也不能適用于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NYSE:TEVA)的股票。自2015年以來,面對主要品牌藥物的排他性喪失,Teva股票已損失近80%的價值。實際上,巴菲特本人仍然擁有4280萬股,即該公司3.8%的股份。梯瓦(Teva)能否將巴菲特和逆勢投資者帶入財富榜?

便宜的估值

Teva是目前最便宜的制藥股之一,交易價格僅為收入的0.7倍和收益的4.3倍。同時,行業平均水平約為銷售額的4.9倍和利潤的34倍。這使許多投資者感到疑惑:到底有什么作用?

事實證明,由于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準了創紀錄數量的非專利藥品以壓低藥品價格,梯瓦公司面臨著嚴峻的阻力。在2014年至2019年期間,美國的仿制藥價格下跌了近40%。

除此之外,其重磅炸彈性多發性硬化癥藥物Copaxone在2017年因其明顯性(由于僅在劑量和給藥方案上與現有技術有所不同)而使其美國專利無效,并且此后一直在下降。Teva預計,隨著第三大仿制藥進入市場,Copaxone的銷售額將在2021年同比下降13億美元至10.5億美元。

好消息是,所有負面因素大部分都已計入Teva的股票中-甚至還有一些。這家制藥商的仿制藥業務已進入北美的穩定狀態,年收入約為40億美元。諸如Autesdo等用于治療亨廷頓氏病和抗精神病藥副作用的新產品,以及用于偏頭痛治療的Ajovy等新產品,今年的新增收入可能超過10億美元。

2020年,Teva的銷售額與2019年相比僅下降1%,至167億美元。在各種情況下,這家制藥商仍然非常賺錢,在過去一年中產生了約20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和2.57美元的每股收益(EPS)。但是,它估計從2020年到2021年其收入和收益將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不變。

在過去的12個月中,該公司減少了32億美元的債務。到2023年,它預計將其財務杠桿(由債務凈額除以營業收入減去非現金支出(EBITDA)定義)從2020年的4.8降低至不到三。比率通常為四或五,表明一家公司可能違約債務。在2016年以400億美元收購Allergan的通用子公司后,它積累了這些債務。

未來最大的風險

就其在加劇阿片類藥物危機中的作用而言,Teva目前正面臨來自各州,直轄市和縣的2,300多項聯邦訴訟。據稱,在過去的十年中,該公司輕描淡寫了對阿片類藥物成癮的風險,并夸大了它們在消費者營銷中的收益。Teva在品牌阿片類藥物行業控制著約6%的市場份額。

盡管看似很少,但許多人對大型制藥公司在美國阿片類藥物相關的過量死亡中扮演的角色感到憤怒,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梯瓦的競爭對手強生公司(Johnson&Johnson)(NYSE:JNJ)投入了50億美元來解決阿片類藥物問題與州檢察長提起訴訟。盡管該公司在品牌阿片類藥物中僅擁有8%的市場份額。Teva建議通過向受災地區的醫療機構免費提供成癮治療Suboxone來彌補其在阿片類藥物危機中的作用。

考慮到巨額債務,如果Teva支付過多的法律款項,它很可能面臨破產。在2020年第四季度的收益電話會議上,Teva首席執行官卡里·舒爾茨(Kare Schultz)表示,該公司沒有資本一次性支付50億美元的和解金。幸運的是,舒爾茨確實說過Teva即將與訴訟人達成協議。

最好的情況是其2019年要約2.5億美元現金和230億美元Suboxone的要約價格(根據該藥的標價),均在10年內分配。請記住,報價為230億美元是該藥物的標價。它的賬單僅占人工,材料和分銷成本,因為這種藥物不會加價。分析師預計,該公司的總制造成本將僅在15億至92億美元之間。

判決是什么?

如果Teva能夠為其阿片類藥物的麻煩獲得結構化的解決方案,則其交易價格僅為市盈率的8倍,假設其現金流的一半將在未來十年內承擔法律義務。到那時,新品牌藥物的推出將彌補其不足。對于那些尋求絕對便宜的醫療保健股票的人來說,Teva仍然是一個安全的選擇。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