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領導下,美國國債增加了近7.8萬億美元,緊隨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和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之外的所有美國總統中的第三大主要赤字增長。

正如ProPublica的Allan Sloan和Cezary Podkul在1月14日由《華盛頓郵報》共同發表的文章中指出的那樣,特朗普沒有發動像布什這樣的兩次外國沖突,也沒有為林肯這樣的內戰付費。

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國家債務增加了39%。

到2020年12月21日,與留在特朗普的一個任總統任期僅僅幾個星期,國家債務已攀升至277600億-A $ 39%的增長從$ 19.95萬億債務的國家有四個年之前,當這種自我描述“債務之王”宣誓就職。

盡管大部分赤字增加是由當前局勢造成的,但用特朗普本國政府的話來說,大流行前的債務數額已經造成了“國家債務危機”和“對我們經濟和社會繁榮的嚴重威脅”。 。

2017年的《減稅和就業法》助長了債務飆升。

斯隆(Sloan)和波德庫爾(Podkul)寫道:“特朗普2017年的減稅措施以及缺乏任何嚴格的支出限制措施的結合,幫助赤字和債務飆升。“因此,當一生一次的病毒性災難席卷我們的國家,并且我們向與當前局勢相關的刺激計劃投入了超過3萬億美元時,就再也沒有出錯的余地了。”

除了2017年減稅,特別是將公司稅率從35%削減到21%,ProPublica的作者還將赤字增加歸因于特朗普降低關稅的關稅無效。鋁,鋼和其他產品的關稅僅籌集了360億美元,不到國債的1/750。

截至1月中旬,他們指出,美國債務總額約為GDP的130%,是自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相對于我們經濟的最高水平。

參議院共和黨人承認共和黨在債務飆升中的作用。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甚至共和黨人也承認,特朗普和共和黨支持的政策是債務增加的罪魁禍首。該報稱,“我的意思是,上屆政府,債務和赤字并不是他們的重中之重,”參議院少數黨官員約翰·圖恩(RS.D.)3月5日表示。

共和黨人還援引債務統計數字來證明他們反對拜登總統的2萬億美元基礎設施和氣候計劃。參議院少數民族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3月份表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我們認為債務規模已不算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第一次。”

Slate稱,福克斯新聞主持人克里斯·華萊士(Chris Wallace)在最近的《福克斯新聞》周日插曲中提醒參議員羅伊·布朗特(R-Mo。),特朗普的遺產在共和黨面前顯得尤為重要。“我想問題是,例如,當我聽到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談論債務和赤字時,共和黨不是嗎?您是否在這個問題上失去了公信力?”華萊士說。

Blunt's回答說:“我認為在過去十年中沒有人有一個很好的記錄。”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