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weeney終于兌現了諾言。在有計劃的不服從行為迫使App Store阻止Fortnite脫離iOS平臺后,Epic Games起訴蘋果反競爭行為。8月13日,Fortnite開發人員為iOS播放器提供了一個選項,可讓iOS播放器直接從Epic進行應用內購買,而不是使用App Store的付款系統,該系統為蘋果提供每次銷售的30%。作為這種無形費用的反映,直接到史詩級的選擇更便宜。

蘋果iOS

幾個小時后,Fortnite被從App Store中移除。Epic立即宣布將就反競爭行為起訴蘋果,并發布了一段模仿蘋果公司1984年標志性廣告的視頻,并附有#FreeFortnite信息。Epic在Android上取消了同樣的特技后,谷歌隨后從Play商店撤出了Fortnite。那天晚上,Google從Epic收到了自己的訴訟。

但是實際上,這全都是分心的事情。Fortnite的App Store移除是特洛伊木馬,而Epic Games Store在其中處于等待狀態。Sweeney的真正目標是在移動設備上建立Epic Games Store,這意味著iOS和Android都一樣,但是現在,App Store是理想的目標。

要了解Epic為什么現在要采取如此大刀闊斧的行動,以及為什么選擇Apple來表達這一觀點,我們不必走遠。7月29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了聽證會,以探討美國四家最大的科技公司-Google,亞馬遜,Facebook和Apple的反競爭性質。這真是一個奇觀,億萬富翁首席執行官連續五個小時回答了有關其公司實力和政策的問題,其中包括蘋果公司負責人庫克。(好的,共和黨人中有很多時間試圖證明社交媒體平臺上的保守主義偏見,但也提出了實質性問題)。

庫克在那里為蘋果辯護,指責該公司定期在App Store上吸引競爭對手的開發人員,而App Store是iOS平臺上的壟斷者。蘋果是App Store和iOS的守護者,后者是為全球15億臺設備提供動力的操作系統。

庫克在7月29日發出的明確信息是:App Store不贊成或阻止任何程序來謀取蘋果自己的利益。

庫克說:“我們對每個開發商都一視同仁。”“我們有公開透明的規則。這是一個嚴格的過程。因為我們非常關注隱私,安全性和質量,所以我們會在每個應用程序運行之前對其進行檢查,但是這些規則對每個人都適用。”

然后,在8月7日,蘋果不得不公開解釋為什么它阻止了來自App Store的xCloud,Stadia,GeForce Now和其他云游戲平臺。

從本質上講,蘋果表示,只要這些服務在店面中提交每個游戲供個人審核,這些服務就可以存在于App Store中。考慮到僅xCloud就有超過100款游戲,并且不斷有新的游戲添加,因此這是一個禁止的規則。同時,不受限制的Netflix,YouTube和Spotify等非游戲流媒體服務可以在App Store上免費運行。

微軟于8月初從iOS上移除了xCloud預覽應用,并于7月7日發布了關于蘋果云游戲方法的嚴厲聲明。

微軟發言人告訴Engadget,

“不幸的是,我們沒有辦法通過Apple App Store將Xbox Game Pass Ultimate對云游戲的愿景帶給iOS上的游戲玩家。蘋果公司是唯一拒絕消費者拒絕使用云游戲和Xbox Game Pass等游戲訂閱服務的通用平臺。而且,它始終如一地對待游戲應用程序,對非游戲應用程序采用更為寬松的規則,即使它們包含交互式內容也是如此。

蘋果公司在特定情況下絕對遵守App Store規則-特別是在反托拉斯聽證會上的其他公司之一-亞馬遜。雖然大多數應用程序必須實施笨拙的Web解決方法才能在iOS上使用其自己的付款服務,但Prime Video應用程序在4月份通過亞馬遜增加了直接購買的費用,從而完全避開了Apple的費用。蘋果表示,這是現有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允許“高級訂閱視頻娛樂提供商”直接在App Store上出售給用戶,但該政策很少被使用,甚至連最熱衷于蘋果的追隨者也難以理解。

蘋果公司不愿意在iOS上允許第三方店面,因為啟用直接付款削減了公司利潤豐厚的長期收益分享模型。通常,蘋果在應用商店的第一年收取應用收入的30%,此后收取15%。當庫克說“ 84%的時間是零”時,他說的是沒有應用內購買的免費游戲,這些游戲往往依靠集成廣告來產生回報。

30%很高。跨游戲平臺的開發人員越來越強烈地要求30-70的收入分配不可持續,Sweeney經常大聲喊著。Epic曾出現在Google,Apple,Microsoft和最重要的是Steam的公司Valve。

Epic Games Store本身就是Steam的挑戰,因為它為開發人員提供了88%的收入削減,而Epic則為12%。Steam十多年來一直向開發人員收取30%的費用-比App Store或Google Play的存在時間更長-經過一年半的競爭,Valve并未表現出改變其政策的跡象。

因此,Epic將注意力轉向了蘋果公司,該公司已經在壟斷和資本主義的局限中掙扎。移動是游戲領域中增長最快的部分,將Epic Games Store投放在數十億個手持設備上,對于Sweeney的公司而言,確實可以轉化為那么多的錢-得益于Fortnite和Unreal Engine,Sweeney的公司已經可以賺錢了。

廣告選擇

AdChoices

?im Sweeney終于兌現了諾言。在有計劃的不服從行為迫使App Store阻止Fortnite脫離iOS平臺后,Epic Games起訴蘋果反競爭行為。8月13日,Fortnite開發人員為iOS播放器提供了一個選項,可讓iOS播放器直接從Epic進行應用內購買,而不是使用App Store的付款系統,該系統為蘋果提供每次銷售的30%。作為這種無形費用的反映,直接到史詩級的選擇更便宜。

幾個小時后,Fortnite被從App Store中移除。Epic立即宣布將就反競爭行為起訴蘋果,并發布了一段模仿蘋果公司1984年標志性廣告的視頻,并附有#FreeFortnite信息。Epic在Android上取消了同樣的特技后,谷歌隨后從Play商店撤出了Fortnite。那天晚上,Google從Epic收到了自己的訴訟。

但是實際上,這全都是分心的事情。Fortnite的App Store移除是特洛伊木馬,而Epic Games Store在其中處于等待狀態。Sweeney的真正目標是在移動設備上建立Epic Games Store,這意味著iOS和Android都一樣,但是現在,App Store是理想的目標。

要了解Epic為什么現在要采取如此大刀闊斧的行動,以及為什么選擇Apple來表達這一觀點,我們不必走遠。7月29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了聽證會,以探討美國四家最大的科技公司-Google,亞馬遜,Facebook和Apple的反競爭性質。這真是一個奇觀,億萬富翁首席執行官連續五個小時回答了有關其公司實力和政策的問題,其中包括蘋果公司負責人庫克。(好的,共和黨人中有很多時間試圖證明社交媒體平臺上的保守主義偏見,但也提出了實質性問題)。

庫克在那里為蘋果辯護,指責該公司定期在App Store上吸引競爭對手的開發人員,而App Store是iOS平臺上的壟斷者。蘋果是App Store和iOS的守護者,后者是為全球15億臺設備提供動力的操作系統。

Fortnite巨魔:在App Store上的內容

史詩般的游戲

庫克在7月29日發出的明確信息是:App Store不贊成或阻止任何程序來謀取蘋果自己的利益。

庫克說:“我們對每個開發商都一視同仁。”“我們有公開透明的規則。這是一個嚴格的過程。因為我們非常關注隱私,安全性和質量,所以我們會在每個應用程序運行之前對其進行檢查,但是這些規則對每個人都適用。”

然后,在8月7日,蘋果不得不公開解釋為什么它阻止了來自App Store的xCloud,Stadia,GeForce Now和其他云游戲平臺。

從本質上講,蘋果表示,只要這些服務在店面中提交每個游戲供個人審核,這些服務就可以存在于App Store中。考慮到僅xCloud就有超過100款游戲,并且不斷有新的游戲添加,因此這是一個禁止的規則。同時,不受限制的Netflix,YouTube和Spotify等非游戲流媒體服務可以在App Store上免費運行。

微軟于8月初從iOS上移除了xCloud預覽應用,并于7月7日發布了關于蘋果云游戲方法的嚴厲聲明。

微軟發言人告訴Engadget,

“不幸的是,我們沒有辦法通過Apple App Store將Xbox Game Pass Ultimate對云游戲的愿景帶給iOS上的游戲玩家。蘋果公司是唯一拒絕消費者拒絕使用云游戲和Xbox Game Pass等游戲訂閱服務的通用平臺。而且,它始終如一地對待游戲應用程序,對非游戲應用程序采用更為寬松的規則,即使它們包含交互式內容也是如此。

蘋果公司在特定情況下絕對遵守App Store規則-特別是在反托拉斯聽證會上的其他公司之一-亞馬遜。雖然大多數應用程序必須實施笨拙的Web解決方法才能在iOS上使用其自己的付款服務,但Prime Video應用程序在4月份通過亞馬遜增加了直接購買的費用,從而完全避開了Apple的費用。蘋果表示,這是現有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允許“高級訂閱視頻娛樂提供商”直接在App Store上出售給用戶,但該政策很少被使用,甚至連最熱衷于蘋果的追隨者也難以理解。

蘋果公司不愿意在iOS上允許第三方店面,因為啟用直接付款削減了公司利潤豐厚的長期收益分享模型。通常,蘋果在應用商店的第一年收取應用收入的30%,此后收取15%。當庫克說“ 84%的時間是零”時,他說的是沒有應用內購買的免費游戲,這些游戲往往依靠集成廣告來產生回報。

30%很高。跨游戲平臺的開發人員越來越強烈地要求30-70的收入分配不可持續,Sweeney經常大聲喊著。Epic曾出現在Google,Apple,Microsoft和最重要的是Steam的公司Valve。

Epic Games Store本身就是Steam的挑戰,因為它為開發人員提供了88%的收入削減,而Epic則為12%。Steam十多年來一直向開發人員收取30%的費用-比App Store或Google Play的存在時間更長-經過一年半的競爭,Valve并未表現出改變其政策的跡象。

因此,Epic將注意力轉向了蘋果公司,該公司已經在壟斷和資本主義的局限中掙扎。移動是游戲領域中增長最快的部分,將Epic Games Store投放在數十億個手持設備上,對于Sweeney的公司而言,確實可以轉化為那么多的錢-得益于Fortnite和Unreal Engine,Sweeney的公司已經可以賺錢了。

在整個證詞中,庫克重申了蘋果在其業務的任何部分都不占據主要市場份額的想法。當被問及蘋果公司必須在App Store上改變開發人員的收益分成價格的強大功能時,庫克將問題轉為橫向,并作為平臺問題予以回答。

庫克說:“對于開發人員來說,他們可以為Android,Windows,Xbox或PlayStation編寫應用程序。”“我們在開發人員和客戶方面都存在激烈的競爭,這種競爭本質上是如此激烈,我將其形容為在智能手機業務中爭奪市場份額的街頭之戰。”

Hey電子郵件應用程序的創建者-今年也曾因試圖規避蘋果30%的削減而在App Store中遭到短暫,丑聞地封鎖-當庫克任命Xbox和PlayStation為直接iOS競爭對手時,直播了反托拉斯聽證會并sc之以鼻。

“大聲笑,”他寫道。“是的,我們應該為PlayStation編寫HEY。那是我們的錯誤。”

盡管Android逐漸普及,但從歷史上看,iOS占據了整個移動游戲市場的一半以上,帶來的收入超過了Google Play和第三方Android店面的總和。在iOS上,Apple制定了所有規則。

好。史詩的律師可能對此有話要說。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