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應用程序和健身手表可以闡明我們的身體如何運轉,并有助于促進健康的生活方式。但是丹麥的一項新研究發現,對于某些人來說,他們也可以加劇焦慮。

健身

該研究調查了27位使用Fitbit健身手表來測量他們的睡眠,心律和身體活動的心臟病患者的經歷。

塔里克·奧斯曼·安德森(Tariq Osman Andersen)博士說,盡管28至74歲的心臟病患者了解了他們的病情,并在戴手表的六個月內受到鍛煉的激勵,但他們也變得更加焦慮。安德森(Anderson)是哥本哈根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的助理教授,也是該研究的幕后研究員之一。

“我們的研究表明,總的來說,就患者體驗而言,自我衡量要比有好處多問題。患者開始使用Fitbits中的信息,就像使用醫生一樣。但是,他們沒有獲得解釋手表數據的幫助。這使他們不必要地著急,否則他們可能會學到與現實相去甚遠的東西。”

與來自哥本哈根大學和Vital Beats公司的其他兩名研究人員一起,安德森通過66次定性訪談對患有心律不齊和起搏器的患者進行了檢查。

研究人員發現了兩點,包括使用Fitbit手表的利弊:

更多信息使人平靜,但也引起懷疑

患者有一種感覺,他們正在逐漸適應自己的整體健康狀況,但是他們將信息與他們的心臟病聯系在一起,而這是沒有安全依據的。例如,如果他們發現自己的睡眠不足,就會感到不適,并擔心這會加劇他們的疾病。同樣,他們經常將心跳加快與心臟病發作的風險增加聯系起來。

相反,如果數據顯示您睡眠良好且心律低下,Fitbit手表可能會平靜下來。問題在于您不能使用與心臟病直接相關的數據,因為該表是專為運動和健康而設計的,而不是用于控制疾病。”

患者可能會勇于鍛煉但感到內

Fitbit手表具有正面和負面兩個方面的另一個方面是鍛煉。一方面,患者有積極主動的動機,但與此同時,該應用程序顯示患者何時未達到建議的每天10,000個步驟,這使許多人感到內gui。

“ Fitbit手表并非為心臟病患者設計,因此他們不一定要遵循與健康者相同的建議,” Andersen說。

因此,當存在臨床狀況時,需要專業的幫助來解釋結果。

諸如Fitbit手表之類的健康應用程序的使用是衡量其他慢性病患者健康狀況的趨勢之一。據安德森(Andersen)稱,他們提供了很多希望。

他說:“通過允許他們通過諸如Fitbit手表之類的健康應用程序來管理疾病,具有吸引醫院外患者的巨大潛力,”他說。

但是,為了使健康應用程序發揮作用,患者需要幫助解釋與睡眠,心率和運動習慣有關的數據。

“我們認為現在是時候考慮'協作式護理'了,患者和臨床醫生都將從新的健康數據中受益,從而能夠共同管理和治療慢性病。這就要求我們創建一個數字平臺,臨床醫生和患者可以在其中共同解釋例如健身手表的數據,而不會給臨床醫生帶來不必要的額外工作,” Andersen說。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