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次重大公告以來,僅一年多的時間,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Neuralink終于準備炫耀其勞動成果:革命性的腦機界面可以模糊人與技術之間的界線,并使我們虛弱的肉體與功能越來越強大的AI競爭。

馬斯克在2019年對Inverse表示:``重要的是,Neuralink早日解決此問題非常重要,因為我們擁有數字超級智能的那一刻,那就是我們傳遞奇點,事情變得非常不確定。''

馬斯克星期五下午在Neuralink總部登臺,展示了該公司去年首次亮相的自動手術系統的“ V2”原型。這臺機器將縫制在人的大腦中,多達1,024個不可能的超薄5微米寬電極。到目前為止,該系統僅敲入大腦皮層表面,但該公司希望最終將它們更深地插入灰質中,以監視更深的大腦功能(即下丘腦)。這些電極將連接到Neuralink的“ Link 0.9”芯片上,該芯片是一個23mm x 8mm的密封單元,可插入鉆入患者頭骨的小孔中并收集電極拾取的信號。馬斯克說,Link將測量患者的體溫,壓力和運動,并可能提供有關即將發生的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的早期警告。

Link將與頭顱齊平,并以高達10米的兆位速度無線傳輸數據。據報道,它還將提供感應充電和一整天的電池壽命,使用戶可以在睡覺時對其進行充電。該公司去年夏天展示在耳朵后面的小吊艙已經取下,取而代之的是我們今天看到的多合一設計。據報道,整個安裝過程將花費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馬斯克在活動中指出:“就像頭骨上的Fitbit一樣。”

在現場演示中,馬斯克向人群介紹了三頭豬:喬伊斯,格特魯德和多蘿西。喬伊斯(Joyce)尚未進行過植入手術,并且看上去是一頭完美的快樂和健康的豬。Dorothy進行了手術,但隨后移除了植入物,以說明Link設備不是永久性附件,而是在患者要升級硬件時可以隨意安裝和移除。最后,格特魯德(Gertrude)接受了手術,仍然在她的頭部安裝了鏈接。她的鏈接監視著從鼻子發出的信號,因此每當Gertrude聞到有味道的東西時,Link就會接起并記錄這些信號。

迄今為止,盡管Neuralink小組已成功將多達1500個電極植入到小鼠中,但尚未完成任何人體試驗。該芯片也已經在靈長類動物上進行了測試。“猴子可以用大腦控制計算機,”馬斯克在七月告訴彭博社。人體試驗最早將于今年開始。

當然,我們無法保證該系統將以與鼠標和靈長類動物模型相同的方式在人類中運行。如果確實成功,Neuralink希望首先利用該技術來幫助截肢者并幫助人們恢復失去的視力或聽覺-甚至可以治療退行性疾病。最終,該公司希望“提升”人類意識,使我們能夠以思想的速度與機器進行交流。馬斯克甚至認為我們有一天可以使用這些設備來保存和重播記憶,甚至可以將我們的意識下載到機器人身體,Altered Carbon中。-樣式。在實踐中,這實際上如何工作還有待觀察。目前尚無關于該系統實際成本的消息,盡管馬斯克估計最終將以與LASIK視力矯正程序相同的價格零售。

這與我們第一次嘗試與機器直接通信相去甚遠。自1920年代以來,一直在研究腦機接口。我們已經開發出BMI,可幫助截癱患者行走,幫助截肢者移動假肢或恢復觸摸感,或幫助中風患者康復和鎖定綜合征。

然而,馬斯克在神經病學領域的關注可能是短暫的。許多研究組織和大學已經在開發自己的系統。哎呀,甚至DARPA也在研究這項技術。話雖如此,馬斯克確實確認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7月份就批準了“突破性裝置”測試。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