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稅務專家稱,NFT的熱潮可能給使用加密貨幣的買賣雙方帶來痛苦的稅收驚喜。

的NFT,或銷售nonfungible令牌,已經爆炸在最近幾個星期,在2021年摘心5億$,根據NonFungible.com。上周在佳士得拍賣會上售出了價值6,900萬美元的Beeple NFT,名為“ 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及價值300萬美元的NFT運動鞋,從NBA精彩視頻到Jack Dorsey推文的所有NFT都創造了廣闊的區塊鏈新市場基于數字資產的買賣。

然而專家表示,買賣雙方不太可能會發現國稅局的稅收規定可能會再次困擾他們-并使他們損失很大一部分收益。對于使用其極有價值的加密貨幣購買NFT的任何人,這都涉及巨大的潛在稅,專家稱這是大多數NFT的銷售。

“人們對美國的這項稅收了解甚少,” CoinTracker稅收策略負責人Shehan Chandrasekera說,CoinTracker是一種追蹤加密貨幣資產和稅收的平臺。“我只是認為人們對此一無所知。”

最近有爭議的是IRS關于使用加密貨幣購買資產(包括NFT)的指南。作為“資產處置”原則的一部分,美國國稅局指出:“如果將作為資本資產持有的虛擬貨幣與其他財產(包括商品或另一種虛擬貨幣)交換,則將確認資本損益。 ”

Chandrasekera表示,這對NFT的熱潮具有重大意義,這主要是由使用比特幣或以太幣購買NFT的藏家所推動的。例如,如果有人在2018年以100美元的價格購買了單位以太幣,那么現在的價值約為1,700美元。如果他們用那個以太幣單位購買了1,700美元的NFT,他們可能會假設他們不對以太幣繳稅,因為他們只是用它來購買商品或服務。

但是根據IRS規則,以太是一種資本資產,而不是一種貨幣。因此,作為NFT購買的一部分,持有人將必須為1600美元的收益繳稅,因為將其交換為另一種資產的行為被視為出售或“處置”。因此,他們將欠美國國稅局(IRS)-假設最高資本收益率為20%-需繳納320美元的稅。他們可能還欠州稅,因為紐約和加利福尼亞等許多州都以資本收益作為收入來征稅。(每個州對NFT征收附加營業稅的規則不太明確。)

錢德拉塞切拉說:“您沒有在花費貨幣,而是在消費一種珍貴的資產。”“因此,僅花費它就會產生應課稅的事件。”

如果NFT買主后來繼續以更高的價格出售或“翻轉” NFT(這在NBA精彩視頻和Beeple作品中已經很流行),則賣主還將就任何收益支付資本利得稅。而且,由于NFT被視為收藏品,因此需要以較高的28%的可收藏資本收益率征稅。

換句話說,NFT的買賣雙方都可能面臨在投資NFT時沒有考慮的稅單。

另一個問題是NFT繁榮的中心公司的報告不足。買賣NFT的大型平臺(例如Dapper Labs的Flow或OpenSea)可以報告出售情況,但是他們無法報告購買者使用購買的加密貨幣所獲得的收益。

Chandrasekera說:“他們不知道買家最初為他們的以太坊或比特幣支付了什么,他們只能報告NFT的銷售價格。”

稅務專家說,幾乎不可能知道NFT繁榮期間拖欠或未付給IRS的總額。有人說這個數字是幾千萬,也許是幾億。

當然,僅購買比特幣或以太坊并立即使用其購買NFT的NFT買家將無需繳稅。該稅僅適用于購買使用自購買以來增加了價值的加密貨幣的NFT的人。

更重要的是,該規則不適用于NFT中的海外投資者。例如,上周在佳士得拍賣會上售出的價值6900萬美元的Beeple NFT的買家是化名Metakovan,總部設在新加坡。稅務專家說,由于新加坡沒有適用的資本利得稅,因此Metakovan不會就他用來購買該產品的升值以太幣欠稅。如果他曾經是美國公民,那么作為收購的一部分,他本來可以欠下超過1000萬美元的資本利得稅。

但是,美國國稅局(IRS)將獲得Beeple購買的份額。創作和出售該作品的藝術家邁克·溫克爾曼(Mike Winkelmann)也是比普(Beeple)的一員,由于他是專業藝術家,因此他將對該筆收入繳納聯邦和州普通所得稅。專家說,根據向佳士得和MakersPlace支付的費用,他可能欠數千萬美元的稅款。

當被告知他可能面臨如此高額的稅單時,溫克爾曼對CNBC說:“天哪,這是很多稅。”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