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航空公司開始擺脫有史以來的最大跌幅一樣,航空業也面臨著新的難題:燃油價格的迅速上漲。

追蹤航空趨勢的OAG高級分析師約翰·格蘭特(John Grant)說,燃油成本的上漲將給那些取消對沖措施的航空公司帶來困境,當去年的冠狀病毒襲擊時需求突然消失時,這種做法被證明是昂貴的。

他在一次網絡研討會上說:“這不僅僅是一個擔憂,”考慮到燃油費是航空公司最大,也是最不可預測的成本之一。

OAG稱,全球產能仍保持在大流行前水平的一半以上,美國國內市場是增長的亮點。Sobie Aviation的顧問布倫丹·索比(Brendan Sobie)表示,航空公司將不得不重新評估運力計劃,因為燃油價格上漲需要更充分的飛行才能達到收支平衡。

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數據,預計到2024年航空燃料和煤油的需求將恢復到大流行前的水平。

盡管如此,作為航空燃料價格基礎的石油價格已從去年鎖定高峰時期的每桶20美元以下飆升至接近70美元,因為隨著Covid-19疫苗的推出以及OPEC +成員減產而改善了需求前景供應緊張。今年原油上漲了近34%。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