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由你,WeWork在經歷了一次失敗的首次公開募股,CEO辭職以及一年半的全球性大流行之后仍在營業—更不用說不那么討人喜歡的Hulu紀錄片《WeWork:或者說制作》以及一家市值47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的破產。

是的,該公司曾經是曼哈頓所有房地產公司中擁有最多房地產的公司,似乎幸存??下來了,《紐約時報》稱之為“與初創企業歷史上的其他公司不同的內爆”。

根據TechCrunch的報道,WeWork董事長Marcelo Claure計劃在2020年2月制定一項為期五年的周轉計劃。自那以來,該公司已經退出了100多個預開業或業績不佳的地點,據該公司稱,目前仍有800多個營業地點網站。

盡管WeWork的收入從2019年第三季度的9.34億美元下降到2020年第三季度的8.11億美元,但同期凈虧損從12億美元下降至5.17億美元。

WeWork添加了新選項,以使其平臺“盡可能靈活”。

作為其反彈的一部分,WeWork輔以需求和所有訪問選項現有的會員計劃,讓客戶在預訂工作空間更大的靈活性,TechCrunch的報道。

WeWork全球市場負責人Prabhdeep Singh告訴該網站:“我們基本上要做的是釋放我們的空間。”“過去,享受我們空間的唯一途徑是通過捆綁的訂閱產品和月度會員資格。但是我們意識到,有了COVID,世界正在發生變化,并向更廣泛的人群開放我們的平臺,并使之盡可能地靈活。因此,例如,他們現在可以預訂一個半小時的房間或獲得一日通行證。用例是如此廣泛。”

辛格還說:“目前,我們正在進行家庭實驗中最大的工作,我認為我們將轉向有史以來最大的工作回報率實驗。我們將處于非常有利的位置。”

WeWork的新任首席執行官表示,該公司有望在今年晚些時候實現盈利。

WeWork首席執行官Sandeep Mathrani在聯合創始人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離職后于2020年2月接管了公司,他于2021年1月告訴路透社,該公司正在朝著2021年第四季度實現盈利的方向發展。

他笑著說:“這不是我第一次參加牛仔競技比賽,試圖扭轉公司局面。”“因此,我的工作是精簡組織和精簡房地產投資組合,以便我們能夠在2021年第四季度之前實現盈利。我們已經完全步入正軌。”

他還說:“我們退出了一百多個地點,同樣,您對此了解不多,因為我們與房東以雙贏的方式做到了這一點。我們已經寫了支票。我們以友好的方式做到了。”

該消息是在WeWork討論與SPAC合并以公開上市時發布的,正如《華爾街日報》當時報道的那樣。該報補充說,一項SPAC交易可能會給WeWork帶來100億美元的估值,這遠低于其在2019年初的470億美元的估值,但遠高于一年后的29億美元的估值。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