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大衛·M·所羅門(David M.Solomon)熱情地擔任了高盛(Goldman Sachs)的首席執行官一職。可能最吸引他的是幾百萬美元的年薪。在加薪以及隨之而來的福利減免之后,由于經濟危機,他的凈資產并沒有遭受太大的損失。

由于高盛的初級員工抱怨每周工作105小時會產生“不人道”的工作條件,所羅門指出了自己致力于做得更好的承諾。但是,他自己的薪水和工作條件為他的休閑時間甚至是DJ的忙碌提供了空間。

大衛·M·所羅門(David M. Solomon)的薪水在當前局勢期間增加了。

2020年3月下旬,大約是在當前局勢期間美國發布了公共衛生緊急狀態的一個半月后,高盛宣布所羅門將獲得除他已經數百萬美元的薪水以外的20%的加薪。加薪后,他的年薪為2750萬美元,包括現金和公司股權。

這項宣布是在悲慘的失業率指標發布數月前幾周發布的。到2020年4月,美國有14.7%的勞動力失業。隨著各州應對迅速增長的需求,失業救濟的發放緩慢。

就經濟步履蹣跚而言,高盛沒有太多擔心。該公司此前曾獲得過紓困,沒有理由再也不會發生這種情況,尤其是考慮到美國前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和他的父親曾經是高盛的合伙人,有可能保留該公司的股份。

高盛在2020年晚些時候削減了所羅門的薪水。

高盛在正在進行的馬來西亞1MDB丑聞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銀行員工參與了為名為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1MDB)的國家基金籌集65億美元的活動。2009年至2013年間,正當高盛員工介入時,數十億資金被洗劫一空。

結果,該銀行從三名前雇員(蒂莫西·萊森納,羅杰·伍和安德里亞·維拉)中撤出后,從他們獲得公司的7600萬美元收益中解雇出來。2011年,五位前高管獲得了6700萬美元的薪酬。根據他們在丑聞中的角色,要求他們退還這筆錢。

作為對高盛公司的最后警告,所羅門(直到2018年才開始擔任首席執行官,但于1999年開始成為合伙人)和當前執行部門的其他三名成員在2020年集體削減了3100萬美元的薪酬。所羅門的減薪表面上被扭轉了。

大衛·M·所羅門的凈資產能說明問題。

所羅門坐在高盛所有爭議的頂點,但這并不全是壞事。他保留了一筆寶貴的現金,股票和資產凈值。2018年,當所羅門(Solomon)出任首席執行官時,他持有約224,030股股份,占該公司0.059%的股份,然后該公司保留了614.3億美元的市值。自那時以來,市值已增至1125.4億美元,所羅門持有的股份價值6.63億美元。

即使薪資有所波動,所羅門作為高盛首席執行官仍可每年獲得數百萬美元(即使不是數千萬美元)的收入,這只會增加他的凈資產。此外,他還是像比特幣(一種價值迅速增長的資產)這樣的加密貨幣的愛好者,超越了公司的利益。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