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ek Chaand Sehgal在實現看似不可能的方面擁有良好的記錄。他的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制造商龐大的零部件供應商,在過去的25世紀中,每一次突破一個目標,其目標均超過了其五年目標。

他的最新目標同樣令人生畏-Motherson Sumi Systems Ltd.的目標是到2025年將年銷售額增加三倍,達到360億美元。現年63歲的塞加爾(Sehgal)計劃通過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來實現這一目標:交易。或者更具體地說,鑒于冠狀病毒大流行,在資金用盡時購買陷入困境的公司。

Sehgal說:“系統中存在很多痛苦。我們相信,解決客戶問題的基本理念將在未來幾個月內為我們提供多種機會-大約在十月,十一月,您將開始看到并聽到我們正在前進并接管公司。”

福特急于面臨現金緊縮的陷入困境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的援助

這種方法已成為Sehgal的Samvardhana Motherson Group(由他的母親于1975年成立)的標志。SamvardhanaMotherson Group于1986年與日本Sumitomo Wiring Systems Ltd.合資成立,向印度第一輛本地制造的汽車供貨,除其他外,將小型貿易公司帶到更大的道路上。自2007年以來,Motherson Sumi在全球范圍內完成了十多次并購交易,有時收購的公司規模是其兩倍。現在,它出售從內飾到線束,保險杠,門板和照明設備的所有產品。

Sehgal重視廉價資產的一個典型例子是2009年對英國Visiocorp Plc集團的收購。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倒閉后,全球經濟崩潰,一位德國客戶聯系了馬森(Motherson)以挽救該公司。經過深思熟慮,它以2650萬歐元的價格收購了該公司,其規模是6.6億歐元(7.82億美元)的兩倍,僅一夜之間就成為全球最大的后視鏡制造商。

Sehgal說,未來五年,Motherson的目標合并收入中多達80%將來自收購以及進入新領域,如醫療設備,航空航天,安全系統和物流。他說,中小型公司將先于大型公司用完現金,為Motherson提供新的目標。

并購方面,Motherson沒有任何預先確定的規模或地理位置。而是專注于幫助客戶保持其生產線的運轉。塞加爾說,即使是很小的供應商倒閉也可能導致產量下降。“解決方案不尋找尺寸。解決方案意味著,如果這是一家價值一千萬歐元的公司,那么即使它停止了我的客戶業務,我仍然會接管它,即使這是一家價值100億美元的公司,我也會接管它。”

汽車零部件制造商尋求美國貸款以重啟燃料行業

為了使Sehgal實現他的目標,情況將必須大大改善。五年前,隨著病毒的爆發以及印度汽車銷售史上最嚴重的放緩,Motherson設定了到2020年的合并凈銷售額為180億美元的目標,并且管理的資產還不到120億美元。在此期間,該股已經下跌了近60%,直到本財年到目前為止翻了一番。

該集團的客戶是汽車制造精英人士,包括通用汽車公司,捷豹路虎,寶馬公司,戴姆勒公司和大眾汽車公司。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的數據,塞哈爾家族擁有薩摩亞家族36%的股份,該公司的市值約為20億美元。Sehgal拒絕置評。

億萬富翁助推器

他的實際資產凈值(包括其他資產)幾乎肯定更高,并且在集團重組后的明年7月可能會變得更加清晰。該過程將把Motherson Sumi的本地線束業務剝離為一家新的全資公司,而Samvardhana Motherson的未上市資產將歸入原始公司。兩家公司將分別上市,分析師稱這將有助于發現企業的價值,從而使它們能夠更好地與全球同行進行比較。

盡管與電動汽車相關的任何事情都在股票市場炙手可熱,但塞加爾卻不那么樂觀。他說,與大多數正在談論現代技術和更清潔,無人駕駛汽車的汽車制造商和政府不同,他說,基礎設施不足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將意味著內燃機在數十年內仍然具有重要意義。

塞加爾說:“在接下來的20年中,汽車將保持幾乎相同。汽車制造商正在要求我從事其他一切,但他們并沒有要求我從事電動汽車。”

在談論未來時,塞加爾經常提拔自己的年齡-他一直在說:“我已經63歲了”-不可避免地引發了關于繼承的問題,就像大多數印度家族企業一樣,塞加爾的兒子拉克什·瓦曼(Laksh Vaaman)現在擔任副董事長,即將接管。

塞加爾說:“當我肩負重擔時,我將退休。”他指的是印度傳統的做法,將死者背負在火化的路上。“我的工作是向兒子傳授一切。下一個五年計劃是我交給他的。所以在68歲左右的某個地方,我將開始與我的孫子們在一起度過時光,我有四個。”

對于塞加爾來說,這是值得的未來。塞加爾從45年前開始為祖父運輸的每公斤白銀賺取一盧比。他母親一方的家庭是珠寶商,父親則從事電影業。Motherson Sumi于1993年在孟買上市。那些一直堅持下去的人看到,他們的投資以總收益為基礎每年增長32%。這是同期基準S&P BSE Sensex指數年均收益的三倍。

Sehgal將許多成功歸功于他的創業母親。

“我的學習成績不是很好,所以媽媽非常擔心我。所以她說讓我們開始做生意。塞加爾說:“從那里開始,我們再也沒有真正回過頭來。這是一個完美的記錄,非常感謝那里的大老板。”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